恐怖的女儿。

婶婶家里有一个购房的亲朋好友,前不久刚去世了一个六岁大的闺女,听婶婶谈起这件事情,我那时还很猜疑,这是否是确实?

婶婶的这一亲朋好友嫁到太远的一个村庄,婶婶这一亲朋好友的姓名叫语梅,嫁到那个地方不久就生下了一个白白嫩嫩的闺女,殊不知自打生下闺女后,语梅的老公一家一直会出现奇怪的事产生,有时候放置整齐有序的工作会平白无故的爆出,碗爆出到不太新奇,新奇的是这种碗每一次爆出好像一群群的小蚂蚁群一样,直至最终一个碗也粉碎了,才会终止。有时候家中的衣橱还会继续全自动开启,一开始时语梅还会继续问老公大东:“大东,你翻衣橱干什么?还翻得那么乱。”

“你玩笑呢!我翻衣橱干嘛啊?”踏入来的大东一看杂乱的木柜,疑惑的看见语梅。

翻木柜的情况经常产生,而语梅却从此害怕把衣服放到木柜里,只是挂在了床腿的一根打横的竹杆上。

家中也有五六十岁的老奶奶,家中产生这类古怪的事,老奶奶比谁都急,一定觉得家里有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老奶奶是个封建迷信的牙婆,就四处寻找一些专业处理这类事的人,不找还行,一找发生了一件事让村里人都知道大东的家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老奶奶找到一个跳大神的,那个人四十多岁,一脸阴险毒辣,捉鬼就需要比鬼还需要凶,否则可驱不上,那个人胡子挂在嘴上,手上一直握着一根烟竿,隔三差五砸巴砸巴地抽两口,那一晚,好不热闹,依据村庄里的风俗习惯,做这个事儿一定要男性亲朋好友统统在场,很多人把小小客厅围个密不透风,厅中间留一个空闲地给跳大神的,跳大神的在头顶盖块布,坐着木质的凳子上,身后放置檽米,香,生鸡蛋,在檽米上还需要放一把锈蚀的剪子。

跳大神的坐着凳子上念着不清楚的语言表达,声音速度快得令人震惊,像和尚念经,人体坐着凳子上不断的跳,一般这类佛事,大门口是不能允许站人的,大门口是捉鬼遁入空门的出入口,若被围起来,鬼找不着出入口,便会使劲的躲,这时门被绝大多数人围起来,被跳大神的呵一声全往两侧挤,不一会儿,跳大神的一个迅速站起来,拾起放到檽米上的剪子,看也不看的朝后边扔,扔了几回,每一次都扔到门口,那么就表明,屋子里的不干净的东西想要出来,倘若撞到门边或击中哪些地方,就表明鬼怨气极深,不甘出来,这就得更深层次一点的作法。

还差最后一次,在我们都轻轻松松时,睡在大东和语梅床边的宝宝突然痛哭一声,跳大神扔出的剪子忽然撞到门边,“哐当”一声,剪刀爆出的响声,跳大神这时候回过头来来,刮起盖布,却见他满身是汗,双眼极大地瞪着掉在地面的剪子。

听见婴儿哭声后,大东提示语梅抱婴儿来喂喂母乳,雨梅迈进房间,怀着一个白白嫩嫩的宝宝出去,坐在沙发上喂母乳。跳大神的一看这一佛事失败了,因此内心就没有了底,在他走进这一家中的情况下,认为只不过是一场简易的佛事就能处理的,却没想到……

“有汽油或车用汽油吗?”跳大神的对大东说,大东二话不说,不一会儿提着半罐的车用汽油靠近来,不一会儿一股汽油味充溢全部客厅,前边的佛事不成功,跳大神的只能用火逼鬼走的,但见跳大神的人拿出水瓶座装了一瓶,像演杂技表演一样手握着一火堆,先去厨房里,许多人的眼中,但见火花时闪时现,好不好壮阔,随后是客厅,吹完四个角落里,再去老奶奶的房间,最终是大东和语梅的房间,而当跳大神的刚靠近大东和语梅的房间时,手里的火堆忽然灭了,跳大神的意识到这不干净的东西非同一般,毫无疑问就躲在了这一房间,熊熊燃烧了以后,进到房间,这时,许多人的双眼统统看向房间里,不一会儿,许多人的眼睛里已不再是时闪时现的火花,只是不容易灭的火,一声厉声惨叫,跳大神的全身上下着火,快速从房间里冲出去,大东面色一变,不知道该怎么办。

“救火……快救火。”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血镜震惊了灵魂。

2021-9-15 14:41:56

短篇鬼故事

睡在箱子里的人。

2021-9-16 14:41:4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