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镜震惊了灵魂。

职工苏菲苏参与她盆友的婚宴,她经过过道的情况下,她看到了一个女人,那一个女人很怪异,一直盯住苏菲,就仿佛苏菲脸部有什么东西一样,苏菲并沒有在乎,她沒有多思考,就当是那一个女人有病吧!

苏菲回到家的情况下己经是夜晚了,她在洗手间冲洗澡,当她仰头的情况下,她禁不住间呆愣了,由于镜子里的她已经盯住自身,只不过是那目光就好似有仇一样看见苏菲,忽然镜子里的她激起唇笑了,苏菲的心一下子提到喉咙了,不断倒退了两步,她在一看,镜子里的她或是原本的模样,那一个微笑是出现幻觉吗?

一定是出现幻觉?苏菲那样提示自身,苏菲摆脱洗手间,头脑满想的是刚刚的事,她越想越不太对,难道说自身是生病了没有?

第二天,苏菲到医院找张教授,把事情经过都告知了他,张教授也变得十分惊讶,接着他问,你近来是否休息不好?

苏菲点了点点头,好像是有这样,她每日睡眠时间都不够,工作的情况下情况不大好,都没活力地去上班!

张教授获得我的回应,他说道,你是没有精神产生幻觉,你近来是否压力大,我建议你或是歇息二天,释放压力下头部。

苏菲向企业休假了二天,灰暗的楼梯道灯伴随着苏菲的声音闪烁,随后又在苏菲的身后悄无声息地消灭,苏菲想不起来自身是走到几层。

苏菲回到家,急着去洗手间便捷,不一会儿,苏菲来到洗脸盆上洗手消毒,苏菲摇了摆头,松了一口气,看来是自身压力大了,产生幻觉了。

苏菲握着把手手就要出来 ,身后传来轻度的欢笑声,苏菲憋住气,脸部带上惊惧的眼神盯住门,难道说这一洗手间除开自身,也有他人吗?

苏菲害怕回过头来再看,她担心,担心这一洗手间也有他人,可是她還是禁不住回过头来再看了,眼光直直勾勾着镜子,但是镜子和以前的镜子没什么区别。

苏菲觉得自已是想的太多,她摆脱洗手间,她却不清楚,镜子里抬起了一只深蓝色的手,把洗脸盆上的洗手消毒液拿进镜子里来到。

深夜,就在苏菲睡觉的时候,她的腹部一痛,苏菲了解自身那一个来啦,她脸部一红,可恶的,迟早不到偏要就在这个时候来。

一分钟后,苏菲便捷完以后,洗手消毒提前准备用洗手消毒液,她却发觉洗手消毒液不见了,苏菲很疑虑,她本来还记得洗手消毒液放到这儿了啊,为什么会不见了。

苏菲找寻着洗手消毒液,她的眼光环顾了一眼镜子,她忽然她的眼光定在了镜子上,她的脸一下子变的沒有鲜血,身后依靠冰冷的墙。

镜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极大地血字,好像占有了全部镜子,写着一个字:血。看来是新刚写进去的,很新鮮,带血从血字滴下在洗脸盆上。

苏菲忍不住担心,她甩掉洗手间的大门口跑了出来 ,连鞋掉了都不清楚。

“零零零…”令人心惊胆颤的钟声响起,听在苏菲的耳里是那样地恐怖,苏菲一下子躲到角落,她恐惧的缩起来臂弯,头埋在双腿上,恐怖的鼓声在苏菲的耳旁彷徨……

苏菲一晚上沒有入睡,她害怕入睡,她在心中静静地呼喊:快点吧,太阳光啊,快点儿出来吧!

苏菲仰靠在一把舒服的摇椅上,听到张教授的声音从苏菲的身后传来。

今日谈的很非常好,张教授说,你讲了这样的想象,这没什么,每一个出现幻觉都是在在潜意识中中实际上存有,你仅仅想像的太细腻了……

不,苏菲凝望着吊顶天花板,辩驳道,我昨天确实见到镜子有血字,苏菲不清楚是否确实,可苏菲的在潜意识中告知她,那就是确实。

你对想象太顽固了,你或是回家了多多看书,或许对您有益处。张教授慢慢地说,你记牢,不必去想一件事!

苏菲暗夜里看到有月光在窗帘布划过,像飘渺的水波纹一样,大概是深夜12点上下,大客厅里的电话通了,手机铃声在黑暗的中传来,令人有一种胆战心惊的觉得,这个时候听到电話,都是会觉得心紧。

苏菲蹑手蹑脚地底了床,抹黑赶到了大客厅里,苏菲拿出电話,苏菲有点儿疑虑很晚了,会到底是谁在通电话,苏菲喂了一声。

麦克风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声,你快点洗手间瞧瞧吧,看一下是否有路人进家里洗手间。

苏菲有点儿惊讶,你是谁呀?

你快点瞧瞧吧。苏菲在电話里听着女人的叫声,大客厅里一片黑喑,使苏菲觉得这一音效的主人家就在她的身旁。

就在这时候,洗手间上传来了声音,半夜三更,谁会在我们家的洗手间?苏菲认真地听了听,那一个声音确实是确实存有。

苏菲学会放下电話,她来到洗手间的门口便停了出来,气体凝结没动,苏菲嗅到了一股烂掉味道。

这时候,怪异的敲击墙声的响了起來,在静谧的深夜,这响声好像敲在人的额头上一样,洗手间里竟然有些人在敲击墙声。

浑厚的欢呼声从里边传来,苏菲此次是震撼了,她外伸颤抖的手握紧把手手,她想进来看一下。

但是苏菲却害怕,她的身后传来冷气机,好像有些人在她的颈部便吹着气,苏菲回过头来,她见到一个女人的影子从大客厅踏过,她迅速走入苏菲的卧房。

她的卧房连续一个生活阳台,通往生活阳台的门早已开,那女人早已来到阳台上,当苏菲还不等他闯进来她,她早已从阳台上坠了下来。

苏菲来到生活阳台边向下看去,苏菲很惊讶,也很畏惧,由于那女人是她去加入好朋友的婚宴的情况下在过道上一直看着她的女性。

苏菲听见了呜呜的声响,这是以洗手间传来的歌曲,这歌曲好了解,苏菲最后确认了,这歌是《黑色的星期天》。

苏菲听了这歌一半,她好像是被这歌操纵了,人体慢慢地挨近生活阳台,掉了下来。

洗手间的镜子里浮起女性的诡异的笑容,镜子一点一点地破译,变成残片,血水从镜子里溅出去……

谁也没想起,镜子里边居然有一个窟窿,而窟窿里边平躺着一个女人的遗体,她的双眼渐渐地张开……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小矮人。

2021-9-15 14:41:54

短篇鬼故事

恐怖的女儿。

2021-9-16 14:41:3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