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约会。

下边我想讲的小故事称为【致命性幽会】

圆月如珠,星光点点,小宁对着镜子一遍一遍不辞劳苦的穿着打扮着自身,看见镜中自身觉得挺酷帅模样,小宁得意的笑了笑,‘花痴男,你这也是提前准备到哪里去钓美女,带上我呗’小宁的舍友兼朋友秋林一脸色迷迷的看见小宁,目光中写满了猥亵,一副亟不可待的模样‘陪你去,也许不要说漂亮美女,即使年轻女尸也被你吓离开了,兄弟千辛万苦钓上一个甜美美女,您就大人有大量,不必打搅,你如果闲来无事,你也就将我的服装洗了,记牢少放点肥皂粉,到其他宿舍要个熨斗,顺带把衣服烫下’‘哥哥,你的为人真的是墨水倒在煤球上,内外一起黑,武大郎写个人简历,没有错最烂,仅有更差,这年代,重色轻友的见的多了,但是没见过你那样的,我便惊讶了,那一个漂亮美女这麽没品味,偏要看上了你,他并不是双眼有毛病,便是脑子进水了,’小宁一边梳理一下自身的衣着,一边得意的笑了笑‘兄弟,这年代有很多事儿是说不清楚的,约我相见的漂亮美女,是一个千金大小姐,人长的好看不用说,还非常的温婉,响声甜甜的,一笑起來【清风多次桃花笑,回首疑是美人画】,即使几今日和她幽会,明日要我下黄泉,我还毫无怨言’看见小宁一副花痴末期的模样,秋林装出一副十分虔敬的模样,双手合十,‘南无啊弥陀佛,善良的如来佛呀,你或是收了小宁这一花痴末期的患者吧,阿门‘

‘秋林,你这混蛋,没去相声表演去,全是曲艺界的一大损害,那样吧看着你一个人相思成灾,做哥哥的也感觉有一些不太适合,楼底下的小打女我详细介绍让你,’‘这也太狠了吧,你是嫌我活的时间段太长了,帮我介紹个霸王龙提早要我进到下一个轮回’

‘好啦,不与你闹了,你早点休息,今夜我不会一定回家,我的零食,和饮品,你随便吃,時间不早了,我女朋友在楼底下等着我呢’通过二楼的窗子,秋林看到小宁亟不可待向一个女孩走去,也不要说,趁着道路路灯的明亮,才认清小宁的女友,果真看起来十分秀气,难怪小宁这臭小子花痴病一天犯四五次呢,忽然间秋林胸口配戴的观音吊坠无端的闪耀着鲜红色的光辉,这一件玉石吊坠是奶奶的传家之宝,听说有避邪的作用,突然间秋林愣住了,面色越来越惨白,他看到和小宁一起的女生,本来秀气的容貌慢慢地越来越有一些暗淡,脸部的肌肤在一点一点的委缩,最终居然变成了一具干尸,但是小宁却根本沒有发觉,和女生一起远方走去。不太好小宁有风险,秋林转过身想追出来 ,但是身后传出了一个声音,‘你少说话多做事,不然,你也会死’秋林猛然回过头,天呐,宿舍的一面镜子里,居然出現了,一句相貌变枯的干尸,脸部泛着翠绿色的光辉,眉间中间一个黑漆漆的窟窿眼,渐渐地的滴出来一些,红色的血水,仅仅短短不断了几秒钟,便消退不见了。

事到如今也管不住这莫多了,秋林赶忙冲破宿舍,朝着小宁离去的方位追了以往,还行,小宁和干尸女并沒有很远,还能够看得清身影,导致树木繁茂的山间小路上,看起来有一些恐怖,斑驳陆离的月光,通过落叶中间的间隙,一点一滴的落在地面上,忽然间秋林的前面发生了很多像树枝一样的物品封禁住了路面,趁着薄弱的月光望去,天呐居然是很多变枯的手,外伸路面,好多个猩红的字发生在了地板上,‘少说话多做事,不然,你也会死’秋林犹豫了一会儿,没多久,变枯的胳膊消失了,但见小宁和干尸女,一起走入了一间林间小屋,屋中一盏翠绿色的灯光效果,在夜晚里看起来飘忽不定怪异,此次来看小宁是偷东摸西了,

秋林赶忙拨通了小宁的手机上,時间过得出现异常迟缓,着急的等候以后,手机里传来了一个声音‘少说话多做事,不然,你也会死’阴阴的怪笑,在夜晚里令人胆战心惊,自身的盆友下落不明,眼下自身也是束手无策,忽然间,一丝设计灵感闪出脑海中‘干尸女三次向自身传出身亡的威协,但是自身全是未损免伤,只表明,干尸女对自身或是有些顾虑的,正确了一定是自身胸口玉石吊坠,在维护着自身。

事到如今只能豁出去了,小宁是自个好朋友,不可以眼巴巴的盯着看见他丢失生命,秋林鼓起勇气向林间小屋飞奔而去,仅仅短短十几米的间距,居然出現了很多飘在空中的厉鬼,在朝着自身一步步的靠近,但丧失都停在了自身不够一米的部位,害怕往前了,观音吊坠一闪一闪传出鲜红色的光辉,让秋林觉得了一丝安全性,也让自身看到了一丝希望,还没有等秋林赶到木制别墅前,只听到一声惊惧的哀嚎,脸色煞白的小宁,夺门而逃,磕磕绊绊的跑了出去,迎头看到了秋林,‘快逃,有鬼,有。。。。。。。。鬼’上气不接下气地小宁赶到秋林眼前,好像有一些心惊胆寒,仿佛脸部多了一丝不容易发觉的笑靥,两人一前一后跑回了寝室,

‘可吓死我了,你永远不知道与我幽会的居然是一具干尸,还行我反映得快,否则就做鬼了’小宁惴惴不安的叙述着自个的惊悚历经,但是神情却再偷偷摸摸的端详着秋林,

‘兄弟,,求你件事,能不能将你的观音吊坠用我用一下,帮我避辟邪,’秋林将观音吊坠摘了出来,递到小宁眼前,但是小宁好像有意愿倒退了两步,‘兄弟,你也了解我这人,不怎麽爱讲究卫生,那样吧,你将观音吊坠挂上去门口就可以了,

秋林倒是挺聪明,依照小宁的规定为理了,回过头来返回宿舍,‘兄弟感谢你,不管不顾风险,前去解救我,如今我想告诉你一个,你非常想了解的密秘。这混蛋刚从奈何桥前离开了一会,老毛病又犯了‘快说啥事,这都半夜三更的了,我可太累了’忽然间秋林看到小宁的眉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颗红色痣,难道说是之前自身没留意,‘秋林在对你说这一密秘以前,你先回应我一个难题,小宁你是不是好朋友’

‘空话,这一还用问,若不是好朋友,我能半夜三更得去约你’忽然间小宁外露了一个惊悚的笑容,他渐渐地靠近秋林,‘我将小宁吞掉了,观音吊坠没有你的的身上,如今该轮到你了’忽然眼下的小宁修复了原本的相貌,天呐居然是一具干尸,凄凉的哀嚎在夜空很长时间萦绕。。。。。。好啦我眼中的自己要为您叙述的【致命性幽会】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自拍禁地:前传。

2021-9-15 14:41:51

短篇鬼故事

小矮人。

2021-9-15 14:41: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