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复仇不会错过你。

在一条静寂的小路上,一名女子正在路上走动着

“不许动”这时候一个叫阿彪的人忽然闯了出去,手上拿着一把大刀指向那女子讲到“最好是别动来动去,我刀并不是素食的,赶紧钱夹用来”

“大哥,求求你了,这种钱是我想为我爸爸还钱的钱,假如再不给那些人,我们一家便会被这些追债的人击败的,求求你了大哥”那女子跪在地底乞求着阿彪

“你需要还钱,那因为我得开销,用来”阿彪硬要把钱夹给拉过来,可那女子确是死也不放手啊

“救我,打劫了,打劫了啊”那女子哭叫着

那么一叫阿彪就慌了,立刻给了那女子两刀,拿着钱夹跑了

阿彪了解自身击杀了,因此 那天晚上立刻跑了,阿彪爸爸妈妈知道这件事情,她们都没有说些什么,由于她们就这样一个孩子,阿彪爸爸妈妈是信佛教的人,她们怕那女子化为冤鬼来索命,因此 给了阿彪一个平安符,阿彪接到平安符完出跑了。

眼见早已过大半年了,阿彪感觉可谓是早已过去了,因此 带上道上结识的一个小兄弟回家看望他爸爸妈妈,这一小兄弟也是一个违法犯罪外逃的人。

“大哥,你觉得大家那么回来是否会被抓啊”一个相貌一般般,可身型却小而健壮的人询问道

“不容易,大家早已对身份证件开展了掩藏,不容易被查的,并且大家此次来仅仅一起来看看我爸妈罢了,见她们没事儿大家就回去了”阿彪讲到

“哦,您二老毫无疑问还认真的”

“那就是当然,我爸妈人体还粗犷着呢,到,这里便是我们家了,回去吧”阿彪讲到上一栋住宅楼

“咚咚咚咚咚,爸妈,我来了,咚咚咚咚咚”过了一会儿,阿彪见门里或是没反应,又敲了敲“爸妈,就是我,我来了,咚咚咚咚咚”

“大哥,你觉得她们二老不容易是出来 了吧”

“不应该啊,她们两个人夜里从不出来 的”阿彪挠了烦恼疑惑道

“你….你….你是阿….阿彪”这时候她们两后边来啦个老年人,他手指头颤颤抖抖的指向阿彪询问道

“啊,不好了,被看出来”阿彪见情况不妙,立刻取出了霰弹枪走以往指向那老头询问道“你敢吭一声我便毙了你”

“嗯,嗯,嗯”那老头抬起两手一个劲的点点头

“快说,我爸妈她们来到哪里”阿彪摁着那老头指询问道

“他….他….她们以…早已去世了”老头渐渐地的说出了这句话

“哪些?去世了!怎么可能!你骗我,再不坦白说我便杀了你”阿彪听了这句话立刻愤怒起來

“大哥,这些,这儿不适合打枪啊,你可以别不理智”阿彪的小兄弟立刻冲过来阻拦他

阿彪低下头想想想,随后对老头吼道“你是房主,赶紧我家门口开启”

“好,好”那老头应道离开了以往,从袋子中取出了一串钥匙,哆哆嗦嗦的把手给开启来

阿彪见门一开,立刻把老头给退了进来,随后和他的小兄弟一起进去

“老头,快说,我爸妈究竟怎死的”

“你逃走的第八天早晨,你爸妈就沒有外出,大家认为她们出去了,因此 不在乎,但是到第九天大家就意识到状况的糟糕了,怎么可能都看不到你爸妈出去呢,因此我就用预留锁匙打开了你家门口,发觉你爸妈都早已死在了里边,那时候我便报了警,但是警员来也查不到哪些条理啊,只有舍弃这一案子,而住宅小区里的很多人就说就是你杀的那人回家复仇了,说成她找不到你,因此 带去了你的爸爸妈妈啊”

“呵呵呵,我都真他娘的不相信着世上有鬼,小四啊”

“哎”小四立刻应道

“今夜大家就先在这儿住一晚,我便看一下这究竟还有没有鬼,哼”阿彪吼道

“啊,大哥,这类物品很邪乎的,我们或是。。。”

“要不然你也就给我滚出来 ”

“大哥,你可以不必真的,我玩笑的,玩笑的,呵呵呵”那小四当然不傻,如果那么出来 ,被民警把握住,那可获得完蛋了

“哪好,你来我屋子睡,我要去我爸妈屋子睡”阿彪指了指自身卧室的部位

“那这老头怎么办啊?”小四询问道

“捆起来”

“好嘞”

完过后,她们也就个自去睡了

“阿彪,阿彪”梦里,阿彪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爸妈!是你们吗?”阿彪叫道

“彪儿啊,你赶快回去吧,那冤鬼就在这里,快步走吧”

“爸妈,哪些冤鬼?难道说真的是是那个女人化为鬼来还你们的?”

“是的,当时大家的命便是她带去的”

“啊,为什么会”阿彪全部人愣住了“那她为何没找我聊,而找你们”

“小孩啊,您有平安符,他隐藏住了你的气场,而那冤鬼一直在这一屋子里里,你赶快跑啊,大家要得离开了,不可以多做停留,小孩,你快逃吧”

“啊”阿彪从梦中醒来,一醒来时就当心的看了看周边,发觉并沒有什么原因,他觉得仅仅个梦

“哇哇哇,哇哇哇”从大客厅中传出鸣叫声

阿彪咽了个唾液,渐渐地的从房间门摆脱,悄悄的瞄了大客厅一眼,发觉是那老头在叫,他松了一口气

“你叫什么名字叫啊,深夜晚上不睡觉的”阿彪走以往撕掉了粘在老头嘴边的胶带

“有鬼,有鬼,有鬼啊,有一个冤鬼啊”那老头都忍住不哭了

“鬼”听见这只阿彪一颤,随后强装着淡定从容讲到“鬼什么玩意啊,小四,出去,帮我,今夜不睡了,小四”阿彪叫了一会儿,发觉沒有声响,因此向屋子离开了以往

“小四,小四”阿彪离开了进来,看到小四还在床上

“你个混蛋,帮我起来了”讲到揪了小四一下,一遇到小四阿彪立刻意识到不正确了,小四的人体冰冷冰冰

“小四,小四”阿彪门把伸到小四的鼻孔中,发觉没吸气了,他吓了一大跳,转过身要想跑,殊不知这一转过身便遇上了那冤鬼

“啊。。。。。。”一声大声喊叫摆脱了这恬静的夜里

第二天,有些人看到了糟糕,进来一看,一个老头晕倒,两位年青人早已去世了,警察调研,发觉了阿彪与小四真的是之前案子的犯罪嫌疑人,而那老头醒来时的情况下早已疯掉。。。。。。。。。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病房外的脚步声。

2021-9-11 14:41:39

短篇鬼故事

切尔诺贝利的影子。

2021-9-11 14:41:4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