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线。

“不….不必”四周一片黑喑,躯体好像被粘住,我感觉背后有一双贪欲的双眼,一步一步地贴近我,我感觉一缕又一缕的丝线撒在我的身上,环绕着我的全身上下,我感觉早已就需要室息了。“不…不必”我还在内心呼喊着,身体无力地挣脱,却仍然摆脱不上拘束我的黑喑。这时候,我感觉一双硬刺进到了我的躯体,疼痛难忍。忽然,笼罩着我的黏物裂开了,一双硬刺也消失了,我的身子也因没了支撑点而往下坠,忽然,四周一片光辉……

“不….”我一瞬间坐了起來,惊惧地向四周看去,这才发觉,这也是我的卧室。“原来是场梦…”我揉了揉头晕目眩点脑壳,喃喃自语道。

但,这早已是第七次做那样的梦了,一切都好真正。

我看了一下表,发觉早已早晨六点半了,因此醒来,将一锅水放到燃气灶上加温,便去洗手间洗漱间。刷牙漱口时,我猛地发觉,拿杯子的右手手臂上,隐隐约约缠着一缕特细的丝条,在日光灯的光线下,泛着纯白色的光。刷完牙后,我尝试在手段上淋一些水,清理了一下,那一条丝条好像消失了。“就是我的假象吗?”我惦记着,这时候,水开过,因为我不会再多思考,便去做早点。冲一碗麦片粥,做2个煎荷包蛋,新的一天的就从简单的早餐逐渐。

我的名字叫林漠然,是一个二十三岁的年青上班族,有着一套二室一厅的房屋,也是有一些存款,在这个弥漫着钱财味儿的大都市中,生活还算轻轻松松。尽管生活十分简易有规律性,可我经常想寻找自身的另一半,使生活繁杂些。

繁忙了一个早上,我便来到企业周边的一家饭店吃午餐,吃了后,我又点了一杯咖啡,边喝边思索这从开始到现在的全部历经,就在这时候,眼下有一丝星光闪出,我注意到,右手手腕子的那一条银白色的丝线又出現了,仅仅比早晨更为醒目。我尝试将丝线摸去,可发觉,不管怎样,丝线都没法消退,好像我并没有遇到一样。因此,我便盯住丝线,看过好一会,忽然发觉,这条丝线一直维持着一个方位,我沿着这个方位放眼望去,发觉,这条丝线十分长,一直拓宽到店外。

处在好奇心,我付清账,便摆脱餐饮店,找寻那一条丝线的方位,我发现了它通往街道社区的另一头,好像仅有我一个人能见到。因此,我沿着这条丝线的方位跑去,丝线泛着白光灯,好像专业为我引路。

我并不一定担忧或担心,由于我的判断力跟我说,这条丝线会带来我一些事情,很有可能会更改我的生活。

跑了接近十分钟,我赶到一个生态公园,在一个小路旁的靠椅上找到丝线的另一段,正绑在一只手腕子上。而这只手腕子的主人家,是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漂亮女孩,那丝线,已经她的右手食指上飘舞 。

女生注意到了我,朝我微微一笑,提示我坐着她的另一边。因此我坐着她的右侧,望着她的左手,这时,丝线好像减短了,仅仅将人们的手彼此之间连在一起。就是这样,大家彼此之间缄默了一会,温暖的风吹过我的脸孔,与此同时也吹开了女孩儿的衣摆。

“我是顺着丝线找到你的”我突破了沉静。“嗯,我明白”女生缓缓的讲到,“因为我发觉了丝线,以后我便每日都在这儿等候,我坚信丝线的另一段会来找到我”女生讲完,脸部发生了一片淡红。“嗯,因此我能伴随着丝线赶到这儿,这也是运势在分配大家相遇,你觉得对不对?”我笑着对女孩子说,女生也羞涩地地底了头。我忽然感觉,她很美。“我的名字叫林漠然,你嘞?”我文明礼貌的对女孩子说。“我的名字叫李月芝,要我月芝就可以了”月芝对于我微微一笑。“嗯,那么你也要我漠然吧”我过意不去的说着,因此大家都笑了。这一刻起,我便感受到,这一漂亮的女孩,将要更改我简洁的生活。

之后的一个月,我与月芝的交往也多了,我发现了,她是个十分温婉文静的女孩,对化学物质并沒有过多追求完美,她的生活与我一样,简易,轻轻松松。

又过去了一段时间,我与月芝变成了情侣。

一个恬静的夜里,我在床上,怀中偎依着一个俏丽的女生,我望着美丽的人的脸,幸福快乐地入眠。

深夜,我又干了那一个梦,我忽然吓醒,声响使月芝也醒过来。“怎么啦?漠然?”月芝关心地问道。“没事儿,仅仅干了个梦”我深情的回应,望着月芝被发光映衬的靓丽的脸。“漠然,你爱不爱我?”月芝忽然问。“自然动了心”我果断地回答,我是不会提出质疑我对月芝的爱。“那漠然,假如我要吃了你,你能要我吃吗?”月芝幽幽地说。“嗯,我愿”刚刚想说出这句话,却忽然想起了我前不久一直做的梦,便纠结了。“怎么啦?”月芝看得出了我的迟疑,询问道。“哦,没事儿”我讲完后,想翻一个身,却忽然发觉,人体好像被一种黏物黏住了。我忽然叫了起來,拼了命地纠结着人体。“月芝,我好像被什么黏住了,动不了!”我惊惧地凝视着月芝。“嗯,我明白哦,由于是我使你动不了了的”月芝宁静地讲到,好像这也是很普遍的事。“为…为何?”我不解又惊惧地询问道。“漠然…”月芝坐了起來,温婉地望着我,讲到“实际上 ,我呀,是一只搜索引擎蜘蛛”“什..哪些?”我的害怕早已到顶点。“来看你任何东西都不记得了,这也怪不得,终究你早已转世投胎了。”月芝缓缓的讲到。我都想说些哪些,可月芝却轻轻地捂着了我的嘴,缓缓的说“我来告诉你吧,这一切的来龙去脉”

“我原来是一只生活在一个黑喑的崖壁下的一只搜索引擎蜘蛛,我的网,也遍及在崖壁下的每一个角落里。虽然有很多生活在黑喑处的虫类愚昧地加入我的网里,但我非常想要的,是那享受阳光的漂亮虫类,彩蝶。我日思夜想,期待有一只蝴蝶掉入我的网里,但是,在太阳下的小精灵,为什么会赶到我的黑喑圈套中呢?总算,有一只蝴蝶,一只灰黑色的美丽的蝴蝶,闪亮的鳞粉,掉入我的网里,我十分高兴,十分喜悦,我瘋狂地将自身仅剩的丝线盘绕在它的身上,怕它飞走。总算,我将獠牙刺进了它的人体,提前准备吸入之时,崖壁塌陷了,我的网破了,彩蝶与我分离了,把我石块压在底层,殊不知彩蝶却飞走,我依然咬着那一段和彩蝶腿上缠连的丝线,许过愿望,不管何生何世,我的丝线,会将你送到我的身旁。”月芝讲完,趴到我的胸口,用丝线封死我的嘴,对我说“我的蝶,我终于获得你呢”讲完,月芝外露了一双尖锐的牙,刺进了我的颈总动脉,我感觉全身上下的血夜在流入她的嘴中,我拼了命挣脱,但于事无补,我的自我意识慢慢模糊不清…..

那一个梦,是确实,我依然逃不出搜索引擎蜘蛛的金属丝网……

创作者赠言:小伙伴们好,这是我第一次写恐怖故事,还须要发展,期待各位适用哦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婚纱店的镜子。

2021-9-10 14:45:10

短篇鬼故事

最后一扇门。

2021-9-10 14:45:1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