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场诡话。

从古至今,我国甚至整个世界产生过很多让人难以置信,不寒而栗的奇异事件。没人可以有效的表述他们。他们就比如黑暗中冉冉上升的火,悄然无声地埋伏在大家心灵深处的最深处,很长时间不可以灭掉…..

明代前期,我国基石未稳,为了更好地推进执政,太祖皇帝明太祖朱元璋制订了严格的法律法规,大兴区文字狱,很多人无辜的人被冠于造反,不识大体等罪行残酷残害。而明代的酷刑也是历代王朝中更为冷酷无情的。“凌迟处死,斩头,去皮,车裂,断椎,在其中凌迟处死更为可怕,是将人以杀猪宰羊的方法碎尸万段而死,行刑的场景出现异常恐怖,就连很多行刑屠夫都无法忍受。殊不知,明代恰好是依靠这种残暴不仁的酷刑,一点点推进了中央集权执政…..

永乐年间,沿海地区某城有一个陪王叫梁松,这人医疗水平精湛,在江南一带有名气。很多外省人都慕名而来前去寻医,但是,梁松并不在意挣钱,他自始至终切记着为行医者的本份,即便 碰到日常生活疲惫,无钱付款手术费的病人。梁松也会尽自身的全力以赴去治疗他。

有一些患者行走不便或是长期卧床不起不可以出远门,梁松经常必须出门看诊。他出门的情况下总是会经过市郊那一个旧刑场。这一刑场兴建于元朝初期,当初蒙古族鞑子以前在这儿杀掉了成千上万抵制她们的人。元亡以后,为了更好地图方便,城中心沒有建造刑场。处死罪犯也全是在这个前朝的旧刑场实行。但处死完罪犯以后,高官们从来不派人清扫刑场。因而血水和人体内的断肢肉渣就是这样随意地丢在刑场上,任凭蚊子和食腐动物啃掉。长此以往,血和血液都渗透到了行刑台的路面里,变成了深褐色。长期释放着令人恶心的腥臭。在街上过路的的路人惟恐避而远之,而梁松却不认为有哪些。从医很多年的他对那样恐怖的场景已经习以为常了。每每他踏过这一刑场的情况下,全是一脸的从容淡定…..

有一天,官衙把握住了好多个出名的江洋大盗,将她们被判凌迟处死之刑。押运到郊区的旧刑场处死,城内的老百姓知道,陆续跑到市郊收看。梁松和他的夫人也在这其中。人嘛,一直喜爱看热闹的。

三个满脸横肉的壮汉被剥得光溜溜的,绑在柱头上,脸部的神情惊惧出现异常。午时三刻一到,三个屠夫便操起水果刀,开始了行刑。肉,伴着红彤彤的血珠一片片地坠落出来,宰猪一样的厉声惨叫也一声接一声地传来,场景不忍直视。行刑逐渐不久,观众席就会有很多人恶心想吐地呀呀大吐起來。梁松的夫人也觉得一些难受,便拉了拉梁松的衣摆,小声说:“夫君,我们或是走吧,我有一些受不了。

“呵呵呵,你呀,使你在家里好好地呆着你非得回来看热闹。梁松摸了摸妻子的肩部,万般无奈淡淡笑道:“行吧,咱们回家吧,之后啊,可千万不要看来行凶了,小心回家了经常做噩梦…..

時间过得迅速,不经意间地就过去了一个月,这一天,是民俗的七月半,鬼节。一大早,外边就刮起来了纷纷扬扬的小编。梁松简易整理了一下医疗箱,拿上油伞,提前准备外出,今日他要看诊,去城边的一个小镇里上给人就医。

“夫君,今天鬼节啊,外出不吉利,或是回绝吧。妻子皱了皱眉,低声对梁松说。

“唉,妇人之见。哪些神鬼之说全是空穴来风的。总不可以由于一个小小鬼节就没去给人就医吧。梁松一边说,一边身上了医疗箱,对妻子交代道:“今日我或许会晚回一些,晚餐就无须帮我留了。

“行,知道,早去早回啊,别在外面停留很久…..

“嗯,你在家里好好地看家。梁松叮嘱完以后,便喊着伞出门时。妻子望着他离去的身影,有一些担忧地喃喃自语道:“期待别出什么事…..

梁松累成狗了一整天,患者的病况终于是平稳了出来,但这时,天色逐渐也早已慢慢地暗了出来。外边的雨都还没停,反倒越下越大。因此,梁松便匆忙离开患者的家中,喊着纸伞,往家中赶。

雨打在纸伞上,传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声,打雷声伴着雷电的掠过时常传来,仿佛上天恼怒的嘶叫。路越来越愈来愈泥泞不堪,梁松的衣物也基本上统统湿透,因此他加速了速率,施展了满身的气力往前走,气温那么槽糕,夫人一定会担忧自身的。

跑了不久,梁松远远看到了那一个旧刑场,他知道这儿早已离城很近了。但是,他迅速发觉,刑场上面有几个方面碧绿碧绿的光辉,看上去好像有些人在那里。很晚了,也是鬼节,谁大夜里的不回家到这一鬼地方来呢?

出自于好奇心,梁松飞步朝刑场离开了以往,成年人累月积累的血迹在降雨的侵蚀下越来越腥味呛鼻,梁松只能只能一手捂住鼻部,一手喊着伞,等他来到刑场边时,他发觉,那刑场上面有三个穿着竹笠的人,她们弓腰在刑场上探索着,好像是在找寻什么…..

“喂,我讲三位小哥儿,这破气温,你们不回家,在这样的地区干什么呢?梁松询问道。

但是那三个人好像没听见一样,或是在低下头探索着。梁松便踏入前往,摸了摸在其中一个人的肩部,真诚的讲到:“你们丢失什么,要不我帮你们找吧。

“哦,是真的吗?那人嗤笑着说:“我们在找我们自己的肉,我想问一下,老先生见到他们了没有?讲完,他慢慢伸出了头。当梁松见到他的脸庞以后,猛然吓得灰飞烟灭,那个人的脸居然是一点皮和肉都没有,豁然是一个骷髅头,那裂缝的眼晴里,正闪着怪异的绿色光!

梁松害怕得接连倒退,此外两人也在这时伸出了头,梁松发觉,她们的头,居然也是骷髅头,眼晴里一样闪着绿色光,他们怪异地开口笑了,慢慢地朝梁松离开了回来:“肉,肉,将你的肉给大家吧,那样,大家就无需再费劲寻找了…..

“——啊,不!——

第二天,好多个往前走的路人在郊区的刑场上看到了一具尸骨,它衣着衣服裤子,看上去好像是个陪王。医疗箱和折叠伞还放它的身边…..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索命少年。

2021-9-10 14:44:42

短篇鬼故事

乡下很奇怪。

2021-9-10 14:44:4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