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鬼敲门的眼睛瞎了。

话说看见了女向他慢慢飘过来,惊惧的大喊,最终脑壳一眩,就倒在了地面上……

天上逐渐光亮了起來,各小熊猫嘈杂声从街道社区上传出,源源不断。

忽然,我身体一震,张开了眼睛:“嗯?我怎么躺在床上的?昨天晚上的一切究竟 是不是真正的!?”

我扭头看向身旁,王磊也在床前平躺着的!

而我却心率很长时间无法平复,我也不知道那就是梦或是……或是真正的?

前额上,一丝秀发扰的我眼睛干痒,坐着床边,就是这样愣愣的坐下来。

“难道说昨天晚上确实就是个梦?”我张开了双眼,看向屋顶,深深地的叹了一口气。

我推了推身旁的王磊:“嘿,王磊,王磊?”

王磊则是睡得好似一个病死猪一般,不管我怎么推,全是一副样子,但是下面,我却震惊了。

忽然王磊张开了眼睛,我全身汗毛根根站立!

但见王磊眼睛赤红,好像带上一丝取笑一样的思考。

我猛的爬起来了床,但见王磊一把拉着我的裸脚:“你跑什么呀?我又并不是鬼,看着你胆怯的。”

我一愣:“哪些?”

王磊乐了,哈哈哈一笑:“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胆怯。”讲完后便放宽了把握住我脚的那两手。

“要我说啊,你这儿能有什么鬼?我看你一天到晚自己吓自己。”王磊撇撇眼,一把抓过牛仔裤子:“今夜我不会来家里了。”

王磊讲了这么多,但是我的心里或是抑郁十分,也惶恐不安,看见王磊的一双赤红的眼睛,我不知怎样的,内心居然有一些……有一些担心!

“是害怕?不,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送王磊外出后,我心一直无法恢复,昨天晚上的一切到底是作梦或是真正的?我捏揉着发昏的头部,立在床前,躺了下来。

困意弥漫着了我的脑海中,好像有一个响声在我耳旁絮叨着:“好好地的睡一觉吧……好好地的睡一觉吧……”

那声响好像有一种摄人肺胃的魔法,我便好像一个被糖所引诱的小孩,走入了音效的引诱。

深夜,我感觉屋子大客厅门口好像是有哪些在捞门……

我张开了眼睛,嘴中的排气不由自主变的越来越快,“算了吧,或是没去看过。”

我闭上眼睛准备再次入睡,但是捞门声或是沒有离开,反倒越捞越高声!

我坐起起身体,轻轻地的运动着步伐朝着大客厅走去。

猫眼电影外,视野内,外边空无一人,鸦雀无声的,静得令人作冷!

全身好像都在这时候越来越无力,人体好像不听自身支使,就连行走,也走得晃晃悠悠!

我不愿意待在着里多一秒,看见外边那空荡荡没有人的过道,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正看着自身好像,叫人全身出毛!

但是在我掉转身体,大客厅的角落里居然有一个人!

我全身此时发寒,双眼笔直盯住那人,他垂低着脑壳,令人看不到他的容貌!

我一把开启卧室的电源开关,但是灯却没亮!

我用劲不断的按照电源开关,但是自始至终是无法打开!

我内心一阵阵麻木,咬紧牙道:“你,你是谁呀?”

但是那个人却沒有一丝一毫的反映,空荡荡的屋子,鸦雀无声的,在这时候却好似一个荒芜已久的而没有人烟的房间一般!

很静……静得恐怖!

怪异的氛围紧紧围绕着我的四周,那一个墙脚的人,低下头,一身白色的衣服裤子,就连,就连牛仔裤子也是白色的!

全身的白色,在这里夜幕里,也是拥有 许些的醒目。

此时,眼见着那一个墙脚的人,早已慢慢抬起头,我觉得跑,但是脚底却好似灌了铅一般的厚重!

白衣人伸出头部,黑夜中,我只有趁着月光很弱的光辉恍惚间的看到这一白衣人的面颊,及其那裂缝的眼睛!

“啊!不必回来,不必回来!”我挣脱着身体,嘴中大喊,期待能摆脱这无穷扑面而来的害怕!

我的心率咚咚咚的持续加速着颤动!

我一把打开了整个客厅的防撬门,向过道在逃回,此时内心后悔莫及十分,为何曾经要挑选定居在这儿!?

但是后悔莫及归后悔莫及,此时最重要的,便是逃!逃得远远地的……

过道里,声控开关持续闪烁,也许是一不小心此时着急的心及其杂乱并且着急的步伐所引燃吧。

我着急的迈下一步步的室内楼梯,而背后,那白衣人,好像,好像并沒有跟来!

而我今夜则是害怕在在家里待着,就算此时自身的身上只穿了一套睡袍!

楼底下,寒风刺骨,风儿轻轻吹呜呜呜的吹着,沒有带手机上,都没有带钱,此时,我唯一能去的地区,那便是王磊的家!

王磊家,离我这里并沒有过远的间距,针对的身上没什么一分的我而言,此时仅有行走是去王磊家中最合适的挑选!

路灯下,我的影子被拉得老长,害怕弥漫着我的心魄,这了解的情景,要我迫不得已想到上一次的可怕历经,雨中的士!

仅仅今夜有一些稍显不一样,仅仅沒有雨天罢了!

路灯下,我的影子晃晃悠悠呃呃走在路上晃动着。

背后时常吹来一阵严寒,要我迫不得已牢牢地的裹住了衣服。

一个老人,进入了我的视野,她,她在公交车亭里候车!

很晚了,为什么会有公共汽车?我摆摆手:“这一老人真的是的!”而我的全身鸡皮提示了我,那,那不是!

路灯下公共汽车亭里的老人的身子被灯光效果所照映,但是,但是在这时候却沒有,沒有身影!

发了了疯的在路灯下的路面飞奔!扭头看向那一个老人,但是那老人却对于我微微一笑!

笑的是那麼的吓人,煞白的容貌,要我加速了步伐!

夜,很黑,也很静,我提心吊胆的赶到了王磊家中外的这些住宅小区,大半夜,这儿空无一人,仅有无尽的黑暗,就连灯,都没有几盏!

就连只有的几盏灯,也是看起来灰暗极其,在这里漆黑的夜里,好似荧火虫一样的光辉一样毫无价值。

我惶恐不安的打响王磊家的门,没多久后便传出一阵行走的响声。

王磊一把打开了门,然后就是一阵颠狂的欢呼声从房间内传出!

王磊赤红的眼睛在这时候居然流动出了鲜红色的血夜!

我害怕着一声大吼,全身上下被害怕所遮盖。

“呼,呼”我使劲的扛起身体,床边,我使劲的揉着脑壳,深深地的喘着空气。

原先,这,仅仅一个梦而已……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张三的噩梦。

2021-9-10 14:44:37

短篇鬼故事

恐怖的三轮车。

2021-9-10 14:44:4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