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上的女人。

二壮是一个农户,每日日落而息,日出而作。本想自身出来打拼一番,但是全球则是这么的惨忍。最终无可奈何之时,在家人的强烈推荐下,赶到了这个施工工地工作。

这个施工工地是一家大企业所项目投资所建,职工褔利倒也非常好,二壮也很能吃苦耐劳,而且也很是节省,因此私下倒也存了一些钱。

施工工地的后边,就是一条河,这一条河说大也并不大,说小呢也很大。尤其是这河里的鱼!那就是成群结队成群结队的。

因此每日在天黑了下班了,二壮便会邀请好多个职工一起去小河边钓大鱼,接着便一起喝两杯小酌。

这一天,二壮在下班了,便和老李赶忙往小河边跑。

老李一手握着钓竿就冲着二壮讲到:“今夜多钓几个,我那边也有瓶二锅头呢。”

二壮一听,嘿,内心那一个开心劲头,俩人迅速便到小河边。

河面水波荡漾,洁白的月光在河面闪过而出。但是在细心一看小河边则是不忍直视,废弃物大堆的悬浮在小河边。

二壮一愣:“这儿会鱼多吗!?这么多废弃物。”老李一看,便细语道:“为什么会沒有!?昨日大家还来啦嘞。”

“因为工程项目的运行,这一条河,早晚要消退的咯!”老李叹了一口气道:“钓鱼吧。”

俩人便在小河边盘地而坐,迎着月光,谁都没有再张口讲话。这星空下,仅有俩人手上那烟蒂赤红的火炭。

忽然,二壮一愣,猛然高兴得是眉开色舞。“嘿,今日看来是钓上打无咯!”二壮开怀大笑。

但见钓竿被水下边的食物拉的牢牢的,也有那弯折的钓竿。老李也是一喜:“赶快,快拉起來,要不然就得让鱼给跑咯!”

二壮用劲一拽,月光下,但见一只女性的高跟鞋被下跌在鱼线上。那就是一只白色的高跟鞋,看起来有一些陈旧,可是鞋身上除开仍在渗水外,也有一丝好似血夜一样的猩红液态在往下滴!

二壮内心猛然迷惑不解道:“怎么会这样?该不容易有些人刚跳河自杀吧!?”二壮讲完便凝视着了一旁的老李。

老李则是一脸的迷惘,相貌口呆的直直勾勾着河面。二壮一愣:“老李,你是怎么啦?”二壮讲完便沿着老李的目光往河面看去,但是河面除开水波荡漾的河流外,什么也没有。

二壮见老陈楞了神,便招手在老陈的眼下晃来晃去,随后老陈则是一声怪叫:“赶快跑!河中有啊!”

二壮看见老陈惊惧的相貌,好像不好像撒谎啊!再度细心的往河里放眼望去,但见河里,一只惨白的手慢慢从河面外伸。

二壮也是吓得全身发抖,一把丢掉了手上的钓竿,两个人夺路而逃。

夜里,施工工地里的夜阑人静的恐怖,二人赶忙跑回了分别的工屋子里。

二壮一脸的惊惧不由自主让一些人的内心生疑虑。“这二人倒下是怎么啦?一副好像受到惊吓的样子。”一些职工纷纷议论,但是二人却好像倘若未听。

二壮返回工屋子里,确实是由于太担心了,提前准备好好休息一晚,但是忽然二壮发觉了自身床底的一只白色的高跟鞋!

“那不是在河中钓起来的那只高跟鞋吗?如何,如何被自身带回家了?”二壮发抖的手拾起那只白色的高跟鞋,就是丢在了远方的垃圾箱。

当二壮返回卧室的情况下,嘿!那只白色的高跟鞋竟然又重回了自个的床底!

这下二壮是忌惮了,而这时候,房门被从外推了起来。

“二壮!今夜大家或是一起睡吧!那只白色的高跟鞋…竟然跟到我的卧室里!”推门而入的是老陈,而老陈也是一脸的害怕。

二壮听到老陈得话不由自主一愣。“并不是仅有一只鞋吗?如何连老陈那边也拥有?”二壮内心暗想道。随后看向自身床底,他想看看,那只高跟鞋倒下是什么原因!

但是当二壮看向高跟鞋的这个地方时,则是看不到那只白色的高跟鞋!

二壮一愣,随后过来陪你的找寻那只高跟鞋,“倒下藏哪儿来到?”二壮寻遍了这一房间,即便自始至终看不到那只白色的高跟鞋!

老陈看见过来陪你的二壮,心头疑虑:“你一直在找寻高跟鞋?”二壮点了点点头:“我这里也是有一只,但是如今不见了。”

二人全是心头害怕,想不到竟然真的有鬼!

“今日大家应该是得罪了她!”老陈的神情看起来有一些怪怪的,而二壮也是全身鸡皮。

“那咱们应该怎么办?”二壮询问道。由于自身还从来没见过鬼,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

老陈无可奈何讲到:“先平安度过今夜吧!明日大家就离开了这儿。”二壮也是愿意的点了点头。

夜早已很深了,二人在床上则是翻来翻去睡不着觉。

就在二壮心头愁眉不展的情况下,门口传出了一阵敲门的声音!“啪啪。”老陈这时候忽然扛起了身体,脸色滞销品的往门走着。

而二壮则是一脸的害怕,“这老陈是被勾了魂啦!?”但见老陈开门后,伴随着一个全身仍在向下流动着水的女性走去。

二壮尽管此时内心出现异常担心,但是也无法对老陈不闻不问。赶忙狠狠地的拍了一下老陈的脑壳。

而那一个全身流动着水迹的女生则是恶狠狠的老向了二壮。便飘一般的离开了,二壮但见那女人飘到施工工地的一个盲区,便消散看不到!

老陈醒过来回来,一听二壮说自已被勾了魂,猛然两个人商议今晚就走!离去这儿。尽管薪水都都还没结,可或是保命要紧!

当二人匆匆忙忙来到施工工地的门口时,一个全身流动的水的女性如今这些人的附近。而二人则是吓得一动不动。则是被吓得不知道所做。

最终俩人赶快的就回去跑,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俩人居然都迷路!而二壮和老陈也被分散开来。

最终,二壮总算重回了工坊,他决策不会再出去了。“也不知道老陈回到家沒有。”二壮一脸害怕的细语道。

第二天,施工工地里传出老陈的噩耗!

“那老陈啊!也不知道是咋的,就那么想不通,为何惦记着跳楼自杀呢?”

二壮听的猛然全身冒起了虚汗…最终二壮想道自身一定要离去,要不然,也是个死!

但是第三天,又传出了二壮的噩耗……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生日的杀机。

2021-9-10 14:44:07

短篇鬼故事

妖妻。

2021-9-10 14:44:1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