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有鬼。

这一天,孙强和一群同学聚会完毕后,一路晃晃悠悠的回到了家。孙强很是开心,就和高中同学们来啦个一醉方休。因此啊,孙强这真的是喝得太多了。

当孙强在赶回家路上的情况下,马路边的一个老太太远远地的看见孙强,老太太的神色好像变得有一些古怪!

“好像,好像是在看自身背后的方位?”孙强尽管是喝多了酒,可是看那老太太的目光及其神情,或是看的明明白白的。

但是当孙强掉转脑袋,往背后放眼望去,什么也没有!

孙强猛然纳了闷了,也不知道这一老太太到底在看啥。此时酒劲上边的孙强便晃晃悠悠着向老太太走去。

但是当孙强早已离老太太很近时,却但见老太太睁大着眼瞳,惊惧一样的怪叫一声便跑着离开孙强的视野。

“嘿,妈的,我看起来有那么可怕吗!?”孙强随后掉转脑袋,或是空无一人。

“这儿,仅有自身一个人,那老太太到底看到了哪些?”孙强疑虑的摇了摇脑袋。

“如何,如何一路走来一直觉得颈部凉嗖嗖的?”孙强随后紧了紧衣服裤子,眼见早已到自己住宅小区,孙强便不由自主加速了步伐。

这时候,扑面而来一个年青的妇女,而那妇女的怀抱怀着一个小孩。

在这里灯光效果笼罩着的社区里,孙强清楚的看到,那怀中的小孩子看起来特别的讨人喜欢,眼睫毛曲曲折折,精美的脸蛋儿,好不好讨人喜欢。

但见那一个小孩子好奇心的看见孙强,一双睁得圆鼓鼓的双眼牢牢地的盯住孙强的脖颈处!

然后小孩子就是又哭又闹起來。而小孩子妈妈则是赶快的怀着小孩子就离开了起来。

孙强这下真的是糊涂了。“如何一个个看见自己如同见了一个一样呢!?”孙强再度掉转了脑袋,但是这儿除开孙强一个人以外,再也不会别人!

此时,孙强又体验到颈部上有股风在吹一般,冷飕飕的,猛然全身鸡皮都被这一阵风吹了起來。

孙强一声暗骂,便赶快的往家赶。

孙强返回了家里,赶快的关闭了防撬门!由于,由于在他上楼梯的情况下,总觉得有些人在后面跟随自身一样。但是孙强转过头,却哪些也没发觉。

“自身如何显得那么敏感多疑的了?”孙强无可奈何的摇了摇脑袋。

酒劲未消,孙强提前准备借着酒劲上边,好好地的睡个觉。他走进了浴室内,看见镜子中的自身,不由自主被吓了一跳!

镜子中,但见自个的眼眶居然再此时看起来非常的赤红,而脸色也看起来很白!但是却并不是一般的白,那就是好似纸人一样的惨白,沒有一丝鲜血。

猛然孙强禁不住打了个冷颤。“我怎么,如何变这副样子了!?”猛然孙强的心好似落入了冰窟一般。

随后孙强打开了水龙头。水龙头里的水“哗啦啦”的流动着,孙强低下头在水龙头下用劲的清洗,当孙强再度伸出脑袋的情况下,发觉镜子中,自身早已被洗的稍微有一些泛红的面颊。

孙强一愣,不由自主外伸了手在脸部用劲的拍着。“这不是作梦吧!?”孙强疑虑道。

“那刚是什么原因?”孙强看见镜子中自身已经漏水的面颊,不由自主心存一股古怪。“难道说刚刚仅仅自身眼晕了!?”孙强细语道。

“哎,今日真的是喝醉了。”孙强摇着脑袋反回了卧房。

孙强在床上,不一会儿便熟睡了。

深夜,忽然大客厅外传出一阵清脆悦耳的响声声,那响声声越来越越来越大!好似过来陪你一般,此时就连杯子掉在地面的响声也传了出去!

“啪!”一声杯子破裂的声响传出。

孙强生硬的扛起了身体,“难道说有窃贼进家了?”孙强轻手轻脚的来到房间大门口,偷偷地,打开了卧房的门。

大客厅里,此时看起来很静,也没有那过来陪你一样的嘈杂声。好像是看到了孙强的偷窥一般!

很长时间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响声,孙强一把按住了电源开关。卧房内,一片明亮,孙光走到大客厅里,也打开了大客厅的灯光效果,但是都没有分毫发觉。

因此,孙强一间间的打开灯,但是哪有什么人?就连大半个身影都没有发觉。

“正确了,也有浴室的灯不开!”孙强往浴室走去。

孙强立在浴室的门口,细心的听着里边的声响。好像一股微小的响声从内传出。

唧哩哩的响声,好像浴室内有些人在…有些人在轻柔的往返行走!“对,没有错,就好像是有些人在往返的行走!”孙强此时稍微有一些迟疑,到底开或是不动。

由于,孙强确实是感觉今日所造成的一切,都太古怪了。起先老太太惊惧的盯着自身,再是那一个怀中的小孩子看见自己就逐渐猛烈的抽泣。

难道说这一切不显着很是古怪吗?孙强此时的迟疑,也是很常规的。

孙强担心,无论是否有窃贼,孙强此时的内心全是惶恐不安的。“万一…万一如果开门后,里边没人呢!?”孙强害怕再深想。

忽然,孙强猛的一下子拉开了浴室的门!

“啪!”浴室的门撞在了墙板上传出了一阵强烈的声响。然后传到视野的,浴室内,没人!

“那…那刚刚的行走声是啥!?”孙强走入了浴室,看过一下窗户,但是窗户是以内锁住的,被锁得死死地!

随后孙强转过身望向了镜子!

镜子中,孙强的影子以内。但是随后孙强睁变大眼睛!

但见孙强的肩部处,有一只惨不忍睹的手正搭在孙强的肩头上!

一颗鲜血淋漓的脑袋,从肩部后,慢慢地探了出去……

孙强惊惧的睁变大眼睛,但是当孙强往后面放眼望去时,什么也没有!

忽然,但是再望向镜子时,镜子中,一双惨不忍睹的手早已掐着了孙强的颈部……

忽然,孙强翻开了身。“妈的,这一梦吓死我了。”眼见天早已会亮,孙强便赶忙赶赴企业去上班。

一个个职工古怪的看着自身,孙强不由自主全身发麻。

一个孙强了解的朋友离开了回来。“嘿,孙强,你的颈部如何有一个紫的变黑的指印?”

孙强一愣,赶快就往企业里的仪表盘镜子里照。一个紫得发暗的指印在孙强的脖子上很是显眼!

“难道说……难道说昨天晚上的一切都是确实!?”孙强惶恐不安的看见镜子内的自身。

忽然,镜子中自身的背后,一只惨不忍睹的手正慢慢地搭上孙强的肩部……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地府的信。

2021-9-10 14:44:02

短篇鬼故事

大伯的鬼老婆。

2021-9-10 14:44:0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