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会遇鬼。

眼一晃,十一年过去。以前,为了更好地一包烟、一瓶酒,而挑灯夜读扑克游戏的大学同学,如今,早已为人正直父,为人母。每一次想到他(她)们时,这些日子,这些情景,还记忆犹新。
上年的老同学聚会,由于一桩大买卖,给耽误了,想一想真的是遗憾!假如下一次再聚会活动,说些什么也无法再拖那帮同学的“后脚”啦!
忽然,电話传来。
“记得我吗?”
“你化成灰因为我还记得!我的老班长,你如今过得如何?好长时间没有你的信,好长时间沒有跟你交心……”
“打住,打住!老班长老啦,不想听这些年轻人信念的缥缈情感!来个实在是的——马老板!”
“我的老班长,你也就不必讥讽我啦!混饭吃罢了!对啦,上年老同学聚会,精彩纷呈刺激性吗?”
“还有脸讲,班里就差你一个!我好想揍你一顿!你准备如何赔偿大伙儿?”
“老班长,我早就追悔莫及!如果你张口,如何都可以!!”
“哎呦呦,还真无私!要不,再来一次聚会活动,全部花费,你马老板一人担负,如何?”
“谢主隆恩,谢组长隆恩,帮我这一不知者无罪的机遇!也谢谢政府部门,感谢党,帮我改过自新的机遇!”
“看着你那么有诚心,老班长意味着全体同学,宽容你啦!”
电話里,我与老班长高兴得前仰后合。
“好,就这么定了!老班长你承担联系全体同学,我小马承担付钱。”
“君子一言,言必信行必果!”
语音通话完毕,我激动不已,并殷切盼望着那一个聚会活动的来临。
大学同学,五湖四海凑在一起,确实不易。幸亏,我们班的大学同学,都是在同一个省,那时候,大家院校还没资格到省外招收。
大半个月后的一晚,我又收到老班长的电話:“都拿下了!真的不容易啊……如何,小马朋友,老班长尽管年纪大了,可是宝刀不老!”
“老班长出马,斩尽杀绝,鸡飞狗跳!”
“打住,你没损我,会死吗?”
“老班长,我这不是想着你,想疯了吗?”
老班长把的时间和地址告知了我。時间:十一国庆。地址:江城水晶酒店。
十一国庆迅速就到,我心兴奋极其。尽管头上上的乌丝已化为乌有,可是,佛要金装,马靠鞍装。我还是瘋狂穿着打扮一番后。才驾车外出。
水晶酒店是江城一处很繁华的酒店餐厅。听说,老班长包下一个非常大很尊贵的宴席包间。
人未到,我的心已到,先问一问老班长,战绩怎样。
我剥开手机上。
“老班长,巨魔钱粮都准备了没有?”
“备你老娘!”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老班长,你可以不必逼小马破口大骂呀!我小马也不是等闲之辈!”
“破口大骂,飙你老娘!我一泡食盐水溺死你!”
难道说就是我打错?我看了看号,没有错,就是这个。
“我找,宇文!”我认为事儿不对,缓解了语调讲到。
“宇文,早已死啦!”

“何时?”
“上年就死啦!”
“你是……”
“我是她未进门的老婆!不,之前是,如今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
另一方挂掉。我捏着手机上,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会儿后,我冷静下来了一下,对这件事情开展发散思维剖析:如果组长确实早已去世了,那麼一直与我联系的那种便是?怎么可能?毛泽东释放全国人民都半世纪了,不太可能也有怪出去作怪。一定是她们联手起來,搞的一个捉弄。我无法抑止明显的求知欲,不顾一切,前往见面。
到水晶酒店!泊高档车,我犹豫不决离开了进来。了解总服务台,才知道,顾客们绝大多数早已到齐。再问到预定酒店者的名字,确实便是老班长!并且,单都早已购买了。
“卧槽,是否有弄错!并不是说好了,我小马来付钱的吗,这一死宇文,居然把光买了!遇见你,非使你在我小马眼前,折扣赔罪,否则,我小马肯定阉了你!”我还在心中嘟囔道。
我迈向那一个包厢。到大门口,只听里边人头攒动,繁华出现异常,确实是聚会活动的好氛围。
我拉门进来,包间里,突然瞬间静了出来。如今,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张张在岁月残害下,遍体鳞伤的脸孔。可是,四年的相知相惜,即使早已化成灰,也依旧能够 辨別另一方到底是谁。
氛围又红火起來,那一刻,我一瞬间逆生长,返回了二十年前,一起走过的日子。
“小马来啦!我认得出去!是他!”大肆宣扬的语句,好像大海啸遮天盖地。
“小马!”多少年没听其他人那样称呼自己了。
毕业之后,朋友小伙伴们都呼我“老刘”。由于我头上上,这片荒芜不堪的土地资源,早就一毛不长。
这“小马”绰号比什么叫法都更亲近,更溫暖。我的朋友们,我的朋友们,统统在这儿!
我冷静下来了一下,又大声说出:“老班长那一个死尸,居然搞恶我!刚刚,我打电话给他,一个女的接听电话。那一个女的说,他早已死啦!你们说,他应不应该死,应不应该罚?!”
我的话沒有引发我们的怒怼,只是招来我们的清静。
“大家早已知道!你不知道吗?”
“哪些?厉害!”不相信她们得话,也难以相信!
“小马,难道说你不想见他吗?”泡脚盆问。
“是鬼?或是看不到好!”
我手机传来,是老班长!
“小马,哎呀呀我迟到了,我立马就到!”老班长那熟悉的声音轻轻松松传来。
“他是鬼啊!他要来这儿!大家快步走吧!我先走……”
我其欲先走。泡脚盆把手一把合上,我气愤地望着他,他慢慢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说:“十年老同学聚会那一次,老班长和在座的各位都被火烤去世了,唯有你缺阵。”
不知道何时起,任何人的脸都变成了一块焦碳。
“对,那时候,大家都被杀死了。”
我倒地不起在了地面上,我怎么也意想不到,自己来参与的居然是那样一个老同学聚会!
我当时的基友,油葫芦从大伙中摆脱,凄楚地说:“小马,不是你相见大家,才叫老班长搞这一老同学聚会的吗?”
门突然开启,老班长带上一脸的歉疚和笑靥进去:“抱歉抱歉,我迟到了……”
他看到大家都立在原地不动,每一个人的神情,也包含我,都对他说曾发生什么事事。
他对我笑了一下,那就是为曾瞒报实情,为获得原谅而衷心喜悦的微笑。
我搂住他的肩部:“当组长的还晚到?之前,你害得大家跑体育场,做仰卧起坐,今日,先罚你三杯!”
老班长欢喜笑道:“好呀!放马过来!”他的欢呼声从心灵深处传出,深遂而舒适。
很多人高声附合:“三杯哪够!一醉方休!”
大家跳呀,唱呀,喝呀……一张张了解的脸孔,一次次的捧腹大笑,或是这样的温暖。
那一刻,我好像见到,她们还活着,还不曾离去!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鬼电视机。

2021-9-10 14:43:26

短篇鬼故事

新人类。

2021-9-10 14:43:2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