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吓了一跳。

不清楚各位是否这种的感觉,便是无论周边再清静,也是能听见一点响声。这种响声体现的没有很显著,可是隐隐约约的,能给人一种很繁华的感觉。隔三差五这类感觉便会来一次,我之前问过我奶奶这个问题,但是老人并沒有回复我。
多年后现如今我已经是毕业后,和姥姥在一起的時间也不是很多了,忙碌工作中,除开过春节还能常回家看看老人,其他時间我都是在另一个大城市。之前念书的情况下总惦记着如果我离开亲人,我该如何日常生活。
而现如今,一个大城市,一套房屋,一个人。日子或是过着,没什么很大的差别,仅仅渐渐地的越来越话少了,愈来愈不喜欢笑了。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孤独吧。
这一天我下了班在车上回家了,我休息时间是中午六点,归属于下班了高峰时段。拥堵堵着较为严重。处于我们家也有很远,还得上高架路,因此我将车停在了朋友家的停车场里,挑选搭地铁回家了。
检票上地铁,我掏出手机上插上耳麦,将声音加到较大,要想逃出着喧闹的全球,进到自身清静的区域里。我认为非常累,一个人确实扛不上过多物品,他会疯。不经意间的我睡着了。我睡醒的情况下,一切或是和往日一样,我取出来耳麦,地铁依然噪杂。
但是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发生在了内心,这感觉说不清,很难受。我感觉到有一些头昏,那么吵的条件又睡不着觉,因此我戴上耳麦,勤奋让自身眯一会。睡眠质量性偏瘫,这也是很多年困惑我的噩梦了,别名滚床,只需我一累,或是想的太多,我睡觉的时候就是会经常出现这类感觉。
这类感觉很奇特,全身上下不会受到操纵,感觉一股能量抑制着自身,在潜意识中里还有一个响声,你务必醒来时,就好像醒过来便会掉进深渊的超级黑洞一样。自然,我没法操纵我的在潜意识中,每一次睡眠质量性偏瘫我基本都是在纠结中清醒的。
殊不知这一次,我却如何挣脱都没实际效果,我感觉一个超级黑洞好像一点一点的将我扯进去,要我的观念愈来愈模糊不清。过去我全是要想挣脱,但是这一次,我的下意识却沒有挣脱,只是选用了听从。
我感觉自己很头脑很保持清醒,但观念却很模糊不清,我快要死了么?这一念头涌到了心中。殊不知就在这时候,我感觉到一道强光到我的脸部,一瞬间我有了气力,在我认清周边的情况下,我并沒有由于醒来时而开心,只是期待这也是个梦。
我就站在路轨上,我的上身已经湿透了,我边上便是月台,上边站着一个白色上衣外套的女生,她的边上还有一个破旧垃圾桶,我只注意了这一女生,由于是第一眼的部位。其他部位我还没见到,我只了解,她们看向我的目光里,满是惊惧、我的正对面一辆地铁快速疾驶而成,愈来愈近,最后与我相碰。我感觉不上很大的痛疼,有一种全身肌肉遇到气体的细微感觉,内脏器官飞出去腹部空了的感觉,随后就是头脑像被哪些挖空了一样。
忽然我的身体前倾你妈在了地铁过道上,我睁开眼看见周边,周边都是惊惧的群体,我摸了仍在狂跳的心血管,原先刚刚真的是一个梦。“诸位游客,地铁发生了一点小出现意外,请大伙儿在这里一站就下车时,十分很抱歉。”
到站了,我站站起来揉了揉眼睛,向着地铁早已开启的门走向世界。摆脱地铁的一瞬间,我愣住了,这自然环境,这破旧的垃圾桶,也有那一个衣着白色上衣外套立在月台子上的女生。我赶快离开了出来,一把把握住那个女人问“刚刚是怎么回事?”
女生被我一抓吓了一跳,赶快说“刚刚有些人跳下月台,被车给轧死了。”我松掉了女孩儿的手,原本有一些恢复的心率,这时候又狂跳了起來,我马上跑进洗手间提前准备洗一下脸理智一下。
可当站在洗手间浴室镜子前的情况下,我完全愣住了。
他是谁?我看见浴室镜子里的那张脸,这个人我彻底不认识,可他却衣着我的衣服裤子,做着与我一模一样的姿势。现在我早已找不着什么话来描述我心中的害怕,我压根不知发生什么事,可我的心里跟我说自身,我是被告方。
我向着脸部浇了两把水,用劲的擦了擦,但是这一用劲,我竟然把脸部的肉给擦下去了。我手上拿着肉,但是脸部并沒有喷出来血水,我的脸就好像去世的遗体一般,一点血也没有流出去。
难道说这也是梦吗?我压根感觉不上痛。但是因为我没有办法证实这究竟是否梦,因此我刚开始用握拳重击夹层玻璃,要想在敲击中寻找一丝疼痛感,但是任由我如何打,除开碎掉的夹层玻璃,还有我早已外露尸骨的两手,我感觉不上所有的物品。
我在洗手间里边跑了出去,被什么给绊了一下,立即就倒在了地面上。肝火涌上来,也管不住哪些,我站起来就逐渐向着摔倒我的东西暴打,那就是一个垃圾桶,最后一不小心踢变成一个破旧垃圾桶。
我的怒气稍微的缓和了出来,最终一脚踢在垃圾桶上,把它踢到月台旁,还差点儿砸中那一个白色衣服的女生。我是看了盗梦空间的人,按道理说将头扎入水里如果是梦就能醒。因此我又跑回了洗手间,在洗手台里接满了水,一头扎了进来。
而我就连窒息感也没有,在水里我都打抖了两下,要想使自身氧气不足,但是,我如同无需吸气一样。观念那么真,我却沒有认知,这究竟是否梦?这一刻也许只有一个方法能证实我究竟是否在作梦了,梦是在潜意识中,碰到风险一定会醒来时。
我跑出了洗手间赶到月走到,立即跳了下来,依照時间看来,马车上就检票了,如果是梦,和车迎头相碰的那一刻我一定会醒来时,要不是,那我也不想要那样活著,那样好似僵尸一般的活著。
我跳下站口后凝望了一下,月台子上拥有 一个白色上衣外套的女生,她边上是一不小心踢坏的破旧垃圾桶,这。就在这时候地铁撞了回来。我猛地从地铁坐位上坐了起來,看见周边的人,就在这时候,地铁一个急刹,全部车箱的人猛然前伸。广播节目里也有那句我刚才早已听见的这句话,我取出手机上前摄像头照了照自身,就是我自个的脸,我捏了一下自身的下颌,能感觉到痛。但是我却开心不起来了,我带上凶犯的羞耻感下了车,并为此过完后下身。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卧室鬼故事。

2021-9-10 14:43:15

短篇鬼故事

雾鬼。

2021-9-10 14:43:1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