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器馆的少年。

全世界总是有很多你要破人的大脑也诠释不清的事儿,他们仿佛埋伏于黑暗之中的鬼魂,掩藏在全球的每个角落里,直到下一个一瞬间,使你不寒而栗…..
这一年经济危机,各个领域都低迷,很多工厂倒闭,工人下岗。下岗群体陡然增加…..
丁杰所属的公司倒闭了,他一下子成了失业人员。这可气坏了丁杰。他一没文凭,二没技术性,在这些不好的外部环境下和那么多的卓越人员市场竞争是件很吃了亏的事儿。丁杰内心也懂得这种大道理。但是眼底下,找份紧急的工作中吃饱饭才算是最重要的。好在丁杰家中有一个在市人民政府工作中的亲朋好友,托他的福,丁杰在市殡仪馆找到一份当安保的工作中。
殡仪馆,普通人一听见这三个字总是会感觉阴森恐怖的,有一些不吉利。这也是死大家安葬前最终的转运站,也是一个阴之气非常重的地区。但是丁杰并不怕,他自小胆量就大,并且也不相信这些神邪说。因此针对这种工作中,他并沒有排斥心理状态。保安人员是三班倒,三个保安人员轮着值勤,迅速,这一月就轮到丁杰上夜班。
这一天夜里,气温分外的冷,外边飘飘洒洒地漂起了小雪花。丁杰调班的情况下特意从家中造成了二锅头和二斤生猪肉,他与保安王大爷撑起来火锅,把生猪肉成一小块,再加上大白菜,粉絲和火锅火锅底料一同下入锅中,咕噜咕噜地煮了起來,借着火锅仍在煮的空档,丁杰对王大爷说:“您先看见锅一点儿,我出来 巡查一下,窃贼最爱趁这类鬼天气出去的。
“行,你先出来 吧,门儿上面有我呢。”王大爷笑着说:“好啦我喊你。
丁杰穿上棉大衣,戴上棉帽。拿着手电出门时。外边寒风刺骨,如同锋利的刀子一样“嗖嗖嗖地”掠过脸孔,丁杰把棉服的衣领用劲往上提了拉,顺着殡仪馆的四周转了一圈,见服务厅和停尸间一切正常,他就安心地往传达室走去。
火锅此时早已煮得差不多了,浓厚鲜美的料汁咕噜咕噜的冒着热流,让人垂涎三尺。丁杰刚进来就迫不及待地坐了出来:“老大爷,我们赶快吃点吧,这东西就得趁着热,凉了就不好吃了。
但是,王大爷脸部的神情却很古怪,他有一些不当然地看见丁杰,慢慢地讲到:“这小孩子,是什么原因儿啊?”
“哪些,哪些小孩啊。丁杰有一些一头雾水。
“便是你背后那个啊,跟随你进去的你都不清楚吗?王大爷说着,指了指丁杰背后:“你看看…..
丁杰猛一回过头,察觉自己背后的门边框,居然站着一个7,8岁上下的小男孩,他存着平头,面色苍白,嘴唇发黑,眼圈儿也是黑乎乎的,他穿的很薄弱,但好像觉得不出严寒,就那般一动不动地立在门口。
真的是奇了怪了,很晚了,这一小朋友会在殡仪馆里。自身刚才从外边巡查回家,都没有见到所有人啊。因此丁杰疑虑地询问道:“小孩,你是以何处来的?
那小孩子沒有辞色,只是紧紧盯住桌子上冒着气上的火锅,嘴上不断地流着流囗水。
“小孩子,赶快走,这儿不是你能呆的地区,快回来吧!丁杰没多思考便朝那小朋友走去,可就当他快步走到小男孩身旁的情况下,小男孩突然嗤笑了一声,随后急急忙忙走开了,他奔向放到餐桌上的火锅而去。他像只小兔子一样机敏的跳上餐桌,伸出手就往火锅里抓。
“小孩,不可以,会发烫的!王大爷有一些着急地喊着,可小男孩压根不理睬他,他仿佛不害怕烫一样,抓着锅中滚热的生猪肉就往嘴塞。见到这种的情景,丁杰和王大爷惊得瞠目结舌,她们就是这样傻傻的地站着,看见小男孩吃火锅。

小男孩吃完好一会儿,或许是吃饱,他伸懒腰,打个嗝跳下餐桌,联手和嘴也顾不上擦,就急急忙忙跑出了传达室的门。
“臭小子,居然把咱们的肉都吃掉了…..丁杰这才缓过神来,他打开门,要走出去追的情况下,却发觉小男孩早就没有了踪迹,外边是白皑皑的一片,连个足印都没有!
王大爷觉得有一些不太对,便对丁杰说:“查下监管看,那小孩子或许还没有走呢。丁杰听了感觉有些道理,因此两人便跑到里间的监管房间内调研监管,但是查询了刚刚的监管后,两个人统统惊倒,监控画面里,压根没什么小朋友存有!”
丁杰猛然觉得不寒而栗,他一下子意识到,自身刚刚可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物品。这类状况必须跟的馆长报告一下,等到下了晚班后,丁杰沒有走,他与王大爷呆在传达室一直到天明。
早上8点上下的情况下,由于几个逝者的遗体要传送火化场遗体火化,一些亲属早已在殡仪馆服务厅里等待送家人最终一程了。丁杰和王大爷也走进了服务厅,提前准备等的馆长工作后,向他反映一下昨天晚上的状况,可等了好长时间,的馆长也没有发生。
“就这样吧,小傅,的馆长或许今日有急事晚来呢,要不明日吧。
“好呀,张叔,咱回来吧。丁杰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就要往外走。忽然,他的耳畔传来了一声惊叫:”啊,这怎么回事儿!?
丁杰掉转头,发觉响声是以附近一辆放着遗体的手推车前传出的,边上早已围拢了很多人,从她们的表情包上,好像写满了疑虑和惊惧!
丁杰和王大爷也凑上前去,想一看到底,可当她们认清放到手推车上的逝者时,禁不住反吸了一口冷气儿——那逝者,恰好是昨晚发生在传达室里的小男孩,他安安静静地躺在乳白色的手推车上,嘴巴挂着油迹,手里和衣服上也布满了鲜红色的油迹,那恰好是火锅火锅底料的油!
“我儿子死前说他爱吃火锅,但是他这病强大,压根不能吃那类物品。送至殡仪馆的情况下,他是一尘不染的,可如今他的身上为什么会有污渍和火锅火锅底料的味儿呢?听见患者亲属和他人的会话以后,丁杰和王大爷好像一切都懂了。原先那一个小男孩是想在去人间天堂以前吃最终一顿火锅…..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火车上的女孩。

2021-9-10 14:42:42

短篇鬼故事

灵界的男朋友。

2021-9-10 14:42:4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