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支笔。

我等你一个朋友饮茶,等了好几天,如今入暑,气温逐渐酷热,但是如此的气温,再也不会比饮茶闲聊更舒适的事儿了。往往那么义无反顾的等候,是由于我那个朋友说有一个商品,想给我看看。
刚想拨打电話催他,他的电话号码却打回来,张口便说:“急什么,我还在楼底下,热死了,赶快帮我煮茶,否则你还是爱看哪些商品。”
不久,听到步伐响,我马上开关门,朋友恰好进去,一双手端着一个小盒子跟宝物一样,仍在责怪道:“都说了,使你别着急。”
也无论我的下一句,立即瞅着我桌子的查,撇过杯子,立即端着茶缸咕隆咕隆,水就喝掉了,还拿手擦了一下流出去的少量茶汤,这才坐在沙发上,轻轻地的把小盒子放到茶台上。
我强颜欢笑不可,迅速,我的目光落在那一个神秘的盒子上,那一个灰黑色的礼品盒,被朋友开启,里边还被沙布逐层包囊,朋友如同抚摩恋人一样,把沙布一层层的剥掉,此刻显现出了一只钢笔,一只20世纪教育工作者用的那类规格的钢笔,这只钢笔全身黑暗,但整体泛光照明。
朋友神密的望着我,轻轻地说:“想要知道这支笔的来源吗?”
我立刻点了点头,眼睛贪欲的望着他,朋友哼了一声,“你臭小子”,随后就逐渐描述这一根钢笔的个人事迹。
“我爸爸的爸爸,也是我的爷爷,在战争时代的情况下,是一个中学教师,那时当教师是一个高危职业啊,你回过头来,日本子一天到晚滋事,还传扬要对我们中国人开展基础教育改革,想奴隶中国学生的观念,则是一件多么的糟糕的事儿啊,我爷爷她们那时候就慌了,我国的的期待仍在小朋友们的的身上呢,哪能被奴隶,因此我爷爷就和好多个教师商议。
在其中一个姓朱的教师,和我爷爷的影响非常好,他对我爷爷说“老李啊,大家怎么办啊?不可以就那么深受残害吧?”我爷爷固执的说:“索性大家跟这些个日本日本鬼子豁出去。”老李一听赶忙摆头说:“不能,日本哪些武器,大家拿着手里的铅笔怎样抵御?”我爷爷缄默了。
不久,日本轰战斗机,空袭了我爷爷她们的所在城市,催毁了成千上万佳园和院校,包含我爷爷她们的那所院校,朱爷爷就在哪儿一次空袭中去世了,还去世了一半的学员,我爷爷看见断壁残垣的佳园,内心那一个恨啊,恨不能撕破了那一个日本日本鬼子。
那一段时间,我爷爷如同失去灵魂一样,他有时为了更好地排解自身心底的烦闷,便会去高山里边走一走,乃至有时一走好几天不回,我奶奶了解我爷爷心里不舒服,沒有打扰到他,我爸爸那时还小,刚学着行走。
有一次,我爷爷离开了一个礼拜也没有回家了,我奶奶逐渐心急了,她循着爷爷的行踪找了好多次也没有寻找,就在我奶奶悲痛欲绝的情况下,我爷爷突然之间回家,沒有过去的灰头土脸,反倒神采奕奕了起來,他回家了任何东西都不用说,仅仅把自己关在房子里边。
次日,爷爷逐渐集结学员,提前准备再次讲课答疑解惑,仅仅在我爷爷夜里批作业的情况下,多了一支钢笔,是我手上的这类钢笔。
立德树人沒有多长时间,我爸爸病了,姥姥心急,爷爷也没有办法,看见我爸爸日渐苍老的模样,我爷爷突然想到哪些,他拿着这只钢笔,心一横,好像在干什么决策一样,但见我爷爷扭开钢笔在白纸写着是什么字?”
“写了是什么字?”我弄断了朋友的小故事。
我朋友笑一笑,再次说:“我儿子明日就行,一切听分配。”就是这样的一句话,沒有想起我爸爸第二天确实好啦,吵着要用餐。自然,我爷爷干了哪些,我奶奶彻底不知的。
之后我爷爷再次集结学员讲课,有一次,一个学员的爸爸进山劈柴断了腿,学员没辙,只能跪在我爷爷的眼前,祈祷协助,我爷爷跟随学员看过一眼,这一下又在白纸写了一句话,摔断脚过几天就行,一切听分配,就是这样,那一个同学的爸爸几日后惊喜般地好啦,并且一点危害也没有。
就是这样,我爷爷被传的神神秘秘的,但也有点儿不太好,便是村里村外有急事都逐渐求爷爷,哪家的猪跑了,哪家的小孩丢失,哪家的米被盗走了几公斤,包含家里有老鼠害人不浅啊都逐渐找我爷爷,我爷爷逐渐烦的很,遗憾那些人能在我们家门口痛哭的,跪着求的,之后爷爷无法拒绝,就索性开关门来着不拒了,但凡什么事情,只需他回家了在紙上写一句话,全部的情况可以处理。”
朋友的眼里逐渐闪着泪水,我仔细的问:“你爷爷那时候那麼强大,为什么不写一句把日自己祛除地区,简直更强,解决了所有的难题。”
我朋友抹了一把泪水说:“假如确实那麼强大,那还用哪种抗战八年那麼艰辛?”我爷爷帮她们处理问题的情况下,发生了一件恐怖的事儿,便是我爷爷愈来愈孱弱,我爷爷那时才三十出头,可一个月時间没到就好像年纪大了八十岁,乃至比真正八十岁的老年人更恐怖。
有一个夜里,可能是我爷爷想到自身不行,才叫我奶奶和我爸爸道身旁,给我奶奶说:“我不行了,你好好照顾小孩,我早已可恶了,不过是苟且偷生罢了。”我奶奶那时候就嚎啕大哭。
爷爷又对我爸爸说:“孩子,我床下面的小盒子,有一支笔,记牢,你最好不要用,那支笔是许多冤魂凝固成墨的笔,写出的字好似咒怨一样,压根根本停不下来,一旦你写一个字,后边的字就由不得你不写,并且你的生活会耗光。”
我爸爸还小,但也略知事儿的严重后果,问:“父亲,你的那支笔是以哪儿获得的?为何不太好呢?”
我爷爷说:“就是我当日在山顶的一个洞里边,看到一个去世的遗体,那一个遗体那时候并沒有烂掉,和现在我的模样类似,他身旁有一个小盒子,也就是床下面的小盒子,我打开盒子看到里边有张小纸条,上边说:“该笔乃助人为乐且詛咒之比,能完成小小心愿,但也可以损耗性命,结局如我。”我爷爷不知道如何就信了,不但信了还拾起那支笔。
那天晚上,我爷爷写了最终一句话,“我妻子儿女必然健康平安,一切听分配,”便是一切听死神之冤魂的分配,第二天我爷爷就看不到,之后从此不见,我爸爸来到那座山上的岩洞也没找到。”
听完小故事,我拍一拍朋友的肩部,我看见那只钢笔,乃至还能看到笔头上浓浓墨水,是否我写出啥事也可以取得成功呢?例如,我的心中的女神有男朋友,是否我使他死,她便是我的了?
再例如,我隔壁的邻居前几日室内装修,吵了我无法创作,被编写骂的狗血淋头,我只想要写死她们就可以复仇呢?也许我无所谓性命的长度,我在意诡计的成功呢?我掉转头冲着墙壁的浴室镜子微微一笑。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鬼火车。

2021-9-10 14:42:25

短篇鬼故事

诡计多端的白骨精。

2021-9-10 14:42:2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