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做梦吗?

早上,我揉着蒙胧睡眠摆脱卧房,的身上樱花木道这一二逼还大大咧咧地比着耶。立在大客厅转角时,我有一些吃惊地望着面前的一切。
从不会经常熬夜的妈妈目不交睫在大客厅,裹着很厚的褥子,双眼下黑眼圈眼袋很吓人,模样有一些颓丧。
“早!妈妈!”我并没有在乎,转过身去卫生间准备洗漱间,却在恍惚之间见听到瘆人而明确的叫喊声从大客厅飘过来:“江河!”
是在要我,可这声响并并不是妈妈的!我相信!
我并没有理,那响声更加得寸进尺,锐利地叫:“江河!回来!”
我还在非常短的時间内反映回来,跑出大客厅,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过电视机,冲着电脑蓝屏的显示屏万般无奈笑。
我的体毛悉数立了起來,睡意全跑了:“妈?”我小心地揭穿。
“这电视机,那么早一个也不能看!”妈妈忽然语调一切正常起來,她或是侧冲着我,我看不清楚她脸部的神情。
我晃了晃脑壳,可能就是我幻听症,也有可能就是我刚刚出去并沒有注意到电视机是不是开了。
“可能是电视台节目检修吧!”我回复道。
放弃了老是胡思乱想,我讪讪地摸着颈部走入卫生间,却忽然脚掌跑偏。我的肌腱一瞬间挫伤,大腿根部撕破般痛疼。我承受不住地倒在地面上,不愿后脑磕在冰冷的瓷砖上。我并没有想起观念会为此而丧失,邻近晕厥时,我清晰地见到立在我眼前的妈妈的倒立起来影象。
我并沒有留意以前她的头型,只了解,此时她披上长头发,美的令人震惊,嘴唇红得似血,高兴得眩目。五官模糊不清。
我先走了好长时间。在一个没有人不太亮的地区,连响声也没有。好长时间。
呛鼻的消毒液味儿索绕我鼻头,眼睛刺得直疼,我听见洱海的有些人在喊,觉得到有些人在拽我手……
我尽力地睁开眼,见到的是嫩白的吊顶天花板。再认真看,周边站着许多家人、姥姥祖父及其很多我不会了解的人。我的爸爸妈妈伏在床前,妈妈的秀发如往日一般扎得高高地,不像我晕厥前见到的妈妈!
她们都哭着,脸部挂着眼泪。好像都伤心欲绝,我却听不到声音。连自身的喘气声都听不到!一切好似按了静音模式键。
我张大嘴巴,竭尽全力拉扯喉咙,可发不起一点响声,后脑像要爆开一样痛!我竭尽全力挥舞手臂,却控制不了他们。
她们也好像并沒有见到我的挣脱!
这是怎么了?
我逐渐惊慌起來,瘋狂地挣脱。
蓦地,挨我近来的妈妈捏紧了我手,双眼怔怔地凝视着我,泪水直流电。
“江河”
我听见洱海的她要我!
那般地柔!我挣脱地愈发了不起,期待她能见到,令我难过的是,最终她就是把前额靠在我的上边。
慢慢地,眼睛前一片白净,以后就又深陷黑喑。
我的身子厚重地疼着,仿佛遭到了多大摧残,是被车轱辘碾轧后的酸疼!
“丁零零!”
这是我的hello kitty闹铃传出的响声!很明确地在耳畔传来。是过去多少个日子一直听的。
我很轻轻松松地就把闹铃关闭了,我极其愤怒,由于我明白我抬起了左手!
我都张开了眼!看到了从窗帘布缝中摆脱出去的朝阳区。
坐着床边,我害怕地去触碰后脑,只摸到我毛喇喇的短头发,沒有沙布。
难道说这一切仅仅作梦?
“还不起么!迟到了我并不送你!”爸爸从缝隙里伸出大半个身体吼道。
听到响声,我高兴地扑下地大声喊叫:“爸爸!”
爸爸确实闻声停住,手上还抓着一根鞋绳。
我摸下鼻子走到爸爸面前,想和爸爸共享我恐怖的梦,还故作神秘了:“爸爸,我梦见我受伤了,好比较严重呢!还绷沙布了!”
爸爸的眼跳了跳,丢下鞋绳就在我额头填弹了一下:“叫你少看头可怕片,下有问题了吧?”
我捂着前额,发火地喊:“你就知道打我,我找我妈妈去!我妈妈呢?怎么不帮我煮饭?”
愕然,我爸的手一僵,回过头怪异地看完我一眼。
我心中迷惑不解,如何?我讲错哪些了没有?平常这一点,我妈妈会煮饭帮我的!
爸爸蹲下去身,系好鞋绳转过身外出:“赶紧出来,过去了時间我不等你!”
我爸的莫名奇妙令我迷惑不解,我摆摆手,双眼情不自禁地乱飘,见到墙壁突出的妈妈的黑白照!
我的腿一软跌坐到地面上,不容易的!这算是在作梦!
我爸忽然冲进来,赶忙从地面上抱住我。
“爸!”我咽喉很涩,说不下去想问得话。
“你忘记你妈没有了吗?”我爸缓缓的将我放到沙发上,帮我换好衣服裤子,宽慰我要去洗漱间!
我无法控制地拉开爸爸:“我妈妈活得认真的!昨日她还发觉我偷看手机!她还说此次再由于手机上考不太好要打我!”
我的手脚所有 招乎在爸爸的身上,我爸愈发怪异地望着我,却出现异常镇静地紧抓我手!
看着我确实瘋狂过度,我爸粗砺的手吹拂:“你疯可以了吗?”
我的眼泪治好了,抽下嗒嗒地看见爸爸。
我爸叹了一口气,来到妈妈的遗照边喃喃自语道:“罪孽深重啊!你怎么或是惦记着她呢?”
黑白照上的妈妈高兴得和蔼可亲,好像从来没有离去。
妈妈确实是去世了。
出自于意外事件。跌到后脑,失血过多而亡。
这也是我的姥姥跟我说的。
我将全部小故事与眼前的这个人讲了一遍,我从未想过,阔别十五年,我能把这一段旧事讲给一个老道听。
她是好朋友介紹的,听闻很灵。
我觉得从她这儿听见些和他人不一样的回答。
例如,我的妈妈沒有去世,一切仅仅梦。
她灭掉眼前的烟头。张开一双单凤眼,看看我,忽然深吸气两下。
“怎么啦?我捏紧手上的咒符。
“你之前带上长寿镯?”老道跟我说。
我点了点点头,我家那样的风俗习惯,必须 在小孩没满十二岁以前锁定小孩的命,而求北京长安。“十二岁就摘了!有哪些难题?”
我内心感觉这个人还确实挺灵。
“你要了她的寿!”老道再次点上一支烟,“你一定在十二岁以前摘的手镯,命没都还没锁定最终一环。十五年前你梦见的负伤就是你命中的一劫,见到的女性并不是他妈,只是索你命的人。你见到的家人抽泣也但是就是你凡间的回光反照,我也不知道他妈找了谁,竟替了你的命!无比照料她吧!你过得全是她剩余的寿元!”
我吃惊地说不出话来。
她吸了一口烟,讲了一句和我爸一样得话:“罪孽深重啊!”
听完,早就泪如雨下。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杜小娟。

2021-9-10 14:42:11

短篇鬼故事

床下有鬼。

2021-9-10 14:42:1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