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

孟婆汤是孟婆用忘川河里的水熬煮而成的,殊不知痴男怨女过多,为爱情舍弃轮回的也许多,因此在过鬼门关的情况下总在所难免些劝诫和争吵。长此以往,孟婆就形成了冷淡蛮横的脾气,还被前往投胎转世的冤魂野视作比时至今日还糟糕的存有。
每一个饿死鬼都是有由来,或是是整日鸟语花香的公子,或是是无可奈何投身于烟花之地的小妹,或是是有钱有势的达官贵人,再或是是马路边哀哀行乞的乞讨者。她们只需老实地喝过孟婆汤,就能忘掉一生一世的一切苦恼,也就拥有将来的去向。
去有山,随遇而安。孟婆感觉这就是最高的幸福快乐,由于她向来都无法得到。
孟婆与别的鬼比起來,很不一样。她不知自身的由来,也由于不可以凭着孟婆汤丧失记忆力而赌上了唯一的去向,只能混混沌沌地守在黄泉路边,做一个给饿死鬼抹除记忆力的鬼差。
哦,孟婆年方十八,恰好是美若天仙的情况下,因此总有些色鬼趁着喝汤水的机遇回来贪便宜。针对那样没颜色的混蛋,孟婆一直淡定从容地将他踢到忘川河里,让她们永生永世做一块石头,就是有着记忆力也没法弹出。
实际上 孟婆一直了解不上这些痴男怨女,总说着情呀爱啊,宁可立在冰凉的忘川河中等水平着灰飞烟灭,也不愿喝过她的汤进到轮回。这类人鬼几乎全是最能搅乱她工作中的,她们从来不恶语相向,仅仅用目光和眼泪让孟婆手足无措。
“我的情郎仍在后边,我不能走,我想等他一起!”
身穿红衣服的女子自始至终挣脱着不愿喝汤水,被值岗的鬼差抓到一旁后,总算禁不住大声喊叫起來。
“自尽的?”
孟婆懒懒地来到女子身边,看她歇斯底里地哭花了妆面,也仅仅不露声色地挑了挑眉梢。
“大家约好同一年同月同日死,我想等他,等他与我一起进到轮回!”
相比别的鬼差,孟婆的相貌算得上很出色的了,最少不容易使人造成惧怕。现如今听见孟婆搭讪,女子好像抓到一根稻草一般,不断向她诉苦着那一两句大差不离得话,期待孟婆可以由于打动或是怜香惜玉忽略她,最少想要给她一个等候情郎的机遇。
“冥界一天,世间一年。你来忘川河呆着吧,看着你的情郎是否会来。三天之内他若是都还没来,你也就会始终变成那河中的一块石头。若是在三天之内来得话,我孟婆许你们带上此生记忆力一起轮回,怎样?”
孟婆幽幽地说着,并沒有去看看另一方在听见她得话之后多么的欢呼雀跃。一样的,假如以后的结果并不幸福,她也不容易在乎他人的泪水是多么的一文不值。
无趣得久了,总是要找些事儿调济日常生活,要不然仅仅日复一日地熬料孟婆汤,怕是连她这一没有意义的出现也会觉得厌倦吧?不过是三天的時间,不过是一个承诺,她孟婆等得起也给得起。再说了,假如赢到了,她的忘川河里就多了个心旷神怡的纪念物,不妨一试?
第一天。女子啰啰嗦嗦地叙述着两个人相识相逢的全过程,说别人的风流倜傥,说别人的贴心温婉,说另一方在情动情况下这些甜美感人至深的承诺。女子毫无疑问是美丽的,现如今沉浸在感情的滋润中,也是灿烂得迷人。遗憾,她的两脚早已逐渐渐渐地石油化工,无知觉了。
第二天。女子逐渐担忧另一方沒有出现的原因,是否会是鬼差忘记了带路?是否会是情郎在人间歌曲也有事儿沒有解决全面?是否会是情郎都还没接到自身自尽的信息?终究她们隔着一段距离,有很多的不确定因素必须考虑到。
第三天。女子越来越缄默,有时候会被回家的鬼差吸引住了专注力,但大量的情况下,她仅仅呆呆地地盯住自身早已石油化工到腰背的人体发愣。来看,她早已从以前的痴傻痴迷中转过神来,搞清楚并不是所有的花言巧语都能够真的。
“她们全是在这儿等的吗?”
女子忽然张口询问道,此刻孟婆正眼神呆滞的给一个男鬼递汤,随后盯住另一方所有 喝下,这才提示鬼差将他送去轮回。
“并不是。还很多是得罪了我,有一些是对世间心寒放弃了轮回,和你那样坚持不懈着爱情的倒是很少。”
孟婆无缘无故地望了女子一眼,浅浅的张口表述道。
“你后悔莫及吗?”
直到忙完后一整天的运行时,女子嘴中的情郎果真沒有来报导。孟婆讥笑还怎么组词,看见女子基本上所有 化为石块的人体,思绪繁杂。
“你后悔莫及吗?”
孟婆敲了敲那石块,早已坚固得可以做古城墙了,便是不清楚这人型的古城墙可以抵挡哪些。
“绝不后悔。”
女子艰辛地开过口,随后就全部化为石块,只留有一双沒有神採的双眼怔怔地望着黄泉路的方位,竟然到如今都还没舍弃等候自个的情郎。
孟婆撇了撅嘴,提示背后的鬼差回来将她的灵魂从石头中抽身,并借着她赶不及反映的情况下喝下孟婆汤,资金投入轮回道。
真的是个自以为是的人呢!
孟婆并不理解她的固执,仅仅她知晓自身务必将她送进轮回,由于也是她的工作中,应该始终坚持务必恪尽职守的工作中。
也为了更好地这个工作中,孟婆一直撒谎。
不告知女子,她的情郎实际上 早已进入了轮回,带上空缺的记忆力,跟随孟婆用借口坐骑的女子一起,甜美而坚决地进入了轮回。
因此她的坚持不懈是合理的,仅仅在标准眼前过于微不足道,受不上高度重视也属平时。
比岸花放纵地摇荡着,忘川河的河流宁静无澜,远远地的也是哪儿的饿死鬼赶到了黄泉路。
“我不会喝,我们说好的,奈何桥要一起进到轮回。”
秀才静静地绕开孟婆递过的圆碗,低声地表述道。
孟婆一如往常的冷漠样子,待秀才阐述自个的原因之后,沒有回绝都没有允许,仅仅眼神呆滞地看了看黄泉路下的忘川河。
来看,又要有一对新的纪念物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和鬼结婚。

2021-9-10 14:41:55

短篇鬼故事

王次子。

2021-9-10 14:41:5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