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僧治女鬼。

过去,有一个僧人修为很高,深受大家尊敬,他的法名叫破脚,真实姓名姓王,名君鸿。他有一个弟子,名字叫做张斌,他畏首畏尾,没什么功力。
一次,她们到世间飘缈,在到此处的新路上运数不佳,碰到了一群匪徒。匪徒的头头叫李明峰,叫人左右搜过老和尚和他的弟子,连大半个子儿都没有搜出去。他看这两个僧人的身上没钱,绑票她们没有其他用途,决策把她们痛打一顿,解解郁气,再把她们抬回去弄本人肉宴。
听闻吃完修习很高的僧人是能够长生不死的,想起这儿李明峰就停不住欢笑声。这时匪兵早已一团围上来,各个手上都拿着混蛋。张斌千辛万苦哀求,张君鸿说:“请诸位施主千万别错下来,赶快放下屠刀,六根清净,几行好事儿。”李明峰朝老和尚呕吐一口口水,说:“老和尚,你或是顾你自己吧!再讲一句,我割了你的嘴巴。”就在它们要带去僧人的情况下,被前去缴匪的我给碰见了,我拉人上来和李明峰搏杀。仅几个连击,她们就支撑架不了了,李明峰一不小心砍了一刀,带上人仓惶逃跑了。老和尚恭恭敬敬对我说:“谢谢大将下手相助,我想问一下大将是?””哦,我是李将军,我这儿是处理案件的,碰巧在这儿遇上了高僧。只不过是这种案子错综复杂,确实是太怪异了。””敢问大将是啥案子让大将这般烦恼啊?””唉,说来话长,还不如请俩位高僧到寒舍一坐怎样?””如此甚好,大将,请。”
我带上她们到我的府第,谈起这片区域的奇异事件,”不清楚为何,家畜莫名其妙地身亡,一些人还莫名其妙的被自缢,且神色极为可怕。也有许多人下落不明等诡异事件,这种事情弄得是人人自危,我与县太爷是无计可施啊!”老和尚思索一会儿,摆布一下手指头,”老头子掐指一算,这片地域有阴之气在作祟,待我暮时施放除妖魔鬼怪。”我几乎都不相信怪之说,但眼底下也没什么解决方案,只能心口不一地说:“那么就有劳高僧了。”
当日夜里,张法师职业便摆法阵,提前准备去除妖魔鬼怪。我领着手底下在旁边等候,实际上也不过是摆动模样,平稳过渡而已。到深更半夜,还看不到有声响,战士们各个都眼睛睁不开双眼了,看来繁华的人们也挺不住了,都回家了入睡来到。就在大家精神实质慢慢释放压力的情况下,一瞬间又绷紧起來。一个白衫女鬼突然冒出了。高僧的弟子张斌一见到有鬼来了,大喊一声:“鬼来了,快逃啊!”因此一个个跑得比小兔子他爹还快,一下统统不见了踪迹,如今仅有我与高僧在了。高僧看到女鬼,满不在乎,可是我真是不相信自已的双眼:惨白凶狠的脸孔,眼中还流着血,一身惨白的衣服裤子,那似眼非眼的2个超级黑洞表露出的都是憎恨,令人看到直寒心。迅速我便转过神来,抽出来宝刀,用意冲过去砍她一剑,結果剑从她越过,任何东西都没砍着,倒她忽然抓了我一爪,血肉模糊,我直接掉到地面上。那女鬼还不罢手,对着回来要我的命。看着我这般情况,高僧人行道:“女鬼,千万别伤害世间了,学会放下恩仇,投胎转世吧!”那女鬼不听,还要来杀高僧,高僧叫出驱魔咒,连着他的阵形一起赶走了女鬼。
次日,我因损伤而在府内静养,内心还惦记着昨天晚上出现的一切,这实在太难以置信了!这片地域原本就人人自危了,如今变成了人心惶惶,连门口都害怕迈开一步。我要求高僧一定要为这片地域降妖伏魔,不然将会出现越多的可怜老百姓被害。高僧要我安心,他会清除女鬼,但不知这女鬼的由来,不太好应对,请我查清,便带逝者临终前的的遗物,他好作法。我马上派人去查,阅览闹鬼事件前后左右的死亡人口。有志者事竟成,迅速便查出来一个可疑人物和昨天晚上的女鬼有一些相仿。是王员外的闺女因结婚不满意,一时无法释怀而上吊自杀,王员外还以为他闺女的死是这一地域奇异事件的第一例呢!我细心追忆,好像是听闻过这件事情,但不确定性就叫人招来县太爷。与此同时我的手底下拿回一支发簪,说成李小姐死前的的遗物,如今也许仅有这个是有效的物品了,我便叫人快速带去给高僧。
不一会儿县太爷就恭恭敬敬地来啦,看到我都假把含意地跟我说一下伤情。我非常瞧不起的也是这类讨好取悦的人了,就厌烦的说:“县太爷成年人!还记得以前你觉得过你与高张员外很熟,对吧?”县太爷一听语调不对,也是吓得害怕平分生命。“成年人,这事肯定和我没关系啊!”“询问你话呢!说不说!”“我讲,我讲。我与高张员外的确很熟,我经常到他们家饮酒。”“那么你应当常常看到高小姐喽,如果是得话,你要叙述一下相貌。”“是是,我一定为理,我一定为理。”经核查准确后,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出来。
又到夜里,高僧在作法布阵,我派去维护高僧的人一个都没去,仅有高僧和他的弟子在那里。弟子浑身发抖,两腿颤抖,害怕不己地看见四周,等候女鬼的发生。果真,到深更半夜,掀起严寒,树技逐渐狂舞,女鬼趾高气扬地来啦,她一想着取老和尚的命。弟子怔怔站着,想跑不可以跑,想杀不可以杀。高僧摆出阵法,包围着了女鬼,使女鬼一时无法摆脱。女鬼发觉自身被困住了,念头尽可能的逃离,数次试着看不到合理,最终索性作撞。借着这一空隙高僧又在发簪上施放,向前一 甩,这只发簪不偏离不了地扎进女鬼的心血管。女鬼厉声惨叫一声,响声中带上无尽的苍凉和凄惨,叫人又惊惧又痛惜,猛然烟消云散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少年。

2021-9-10 14:41:47

短篇鬼故事

钢琴。

2021-9-10 14:41:5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