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打工。

    鲜血月亮
    “公年1211年,成吉思汗统率骑兵十万和大金四十万部队血战于野狐岭。金兵惨败,数十万众被蒙古军杀戮消失殆尽。经此一战,金朝大伤元气,二十年后终被蒙古族所灭。这野狐岭印证了皇朝兴替、成王败寇,到现在就只余下了严寒枯草。”李野立在悬崖峭壁边,眯起来双眼。他背后站着三个人:一个中老年男人,四十来岁,折扇面身姿,全身全身肌肉,内外透着精明能干;边上是个个子不够一米六的小个子女生,瘦得皮包骨,一脸暗黄,但是一双贼眼滴溜打转,一看就并非善类;地面上坐下来的是位静座的老人,三绺银髯随风飘扬摆,有几丝道骨仙风,令人害怕一概而论。
    四个人发生在野狐岭,恰好是要盗这金朝未代通夭巫完颜阿海的古墓。
    四个人围坐篝火旁,除开这位老人,其他三个人都聚精会神地盯住地面上的一块毛皮。在这里辨出不来色调的皮面上,除开标出的群山、路面外,还有一个比较难懂的怪符。
    黄脸病怏怏抬头看了眼老人,说:“徐老练,进这墓是要上‘龙宫’或是要下‘森罗殿’?到现在大家连墓内口在哪里都不清楚,仅仅在这儿等,何时是块头?”
    “小猴子,你着啥子急,跟随老神仙还能吃大亏走空?来看今夜就需要出手了。”黑睑壮汉讥讽了小个子女生几句,却也把眼光放在了老人的身上。
    老头儿嘴巴缓缓的抽搐了一下,随后双眼忽然睁了起来。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在其中一只眼睛黑漆漆的空无一物,而另一只则烁烁放着寒芒:“猴爷,近几天并不白等。沒有那物品引路,便是天王老子也想进古墓。三爷与你求的是发家致富,这小书生是想名扬,我这老瞎子不过是苟且偷生,混饭吃。话说这女真强盛于关内关外白山黑水间,可灭辽丧宋,执政中华北地也是有百余年了。这完颜阿海做为未代通天巫,修为如知平常人能够及的。野狐岭金兵奔溃,他沒有同败兵撤离,只是留到了这儿,用生命下了一道詛咒。”
    “詛咒,哪些詛咒?”小猴子眼球滴溜溜打转,切断了徐老练得话。
    “四十年前,我与一帮倒斗老客户在吉林长白山盗一座金朝千年古墓的过程中听在其中一个人讲过,仅仅那一次大家都中了招。别的的都把命折在了墓里,叫墓狗狗给舔了。我心存侥幸捡了一条命,却落了个瞎了眼睛,逃出来以前歪打正着地从那一个老客户的身上摸到这幅图。”
    “墓狗狗是什么东西?”李野求知欲顿起。
    三爷手挥一挥:“好啦,好啦,今夜做的是疯狂的事情,如果明日能活著走出去,再让徐道爷让你讲个够。”

    小猴子冲着李野一阵怪笑:“如果真遇到了墓狗狗,你也就求我,让我给你再来一个爽快。”
    还还不等李野回复,只听徐老练高呼一声: “果然来啦!”
    许多人仰头一看,不由自主心里大惊——在附近的悬崖中间,不知道何时,冉冉升起了一弯鲜红色的月亮。
    祸福相倚
    徐老练猛然站站起,指向悬崖对三爷说:“快基础打桩,施工放线吊金灯。一定要快!”
    三爷听完冲小猴子使了个使眼色。两人心知肚明,手和脚利索,不一会儿就将一根粗绳死死地拴在了新打的桩上,另一边则扔到悬崖下。
    李野立在一边静静的看见这一切,内心禁不住暗叹这两人利索的手和脚。
    徐老练说: “近几天等的便是这血月。大家沿着绳索下来,我还在前,三爷殿后。”
    三个人分不清楚老练的用意,但也紧伴随着徐老练鱼贯而下。
    晚风吹得紧,四个人到半空中乱打荡秋千。或是小猴子长眼,冲着脚掌下的徐老练说:“道爷,我觉得这崖底绿色光乱抖,来看狼群、小狐狸下不来十几只,这如果一不留神……”小猴子还没说完就觉得肩部一沉,仿佛被里面的人踩了一脚,急得大骂,“李野你看见一点儿,碰到我了!”
    上边很远的地方传出李野的响声:“我哪里有踩你?”
    小猴子愣了一下,猛然仰头往上看,发觉不知何时她们的团队正中间多了一个黑乎乎的身影。
    小猴子大喊:“有鬼!”
    这时候绳索忽然一晃,最里面的三爷喊了一声: “不太好,上面有人在割绳子!”
    话音未落,几个人自由落体运动向崖底坠落,“砰”地重重的摔在了一个物品上。这一下摔得她们七荤八素,险些呕血。
    李野睁开眼看一下四周,原先四个人都掉在了悬崖石头缝中生长发育出的一棵佛掌松上。保持清醒了一会儿,几个人都暗叫命大,再四处看一下,哪也有刚才那个阴影。

    看见崖顶放着的气死风灯早已被弄灭,四个人内心都清晰,本次倒斗不容易安宁。
    徐道爷看见挂在天上的血月,紧皱的眉梢突然伸展起来,连说: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我们还真的是歪打正着了!”
    三爷揉着脑壳对徐老练说:“道爷,您是说……”
    徐老练指向巨松生长发育出的岩壁,三个人沿着看去。但见松柏树在月光的映照下,在光洁的悬崖峭壁上映射出一个很大的身影,而这身影居然和那毛皮上出現的古怪标记一般不二。
    许多人一阵喜事。小猴子连忙将一个灰黑色的小盒安裝在崖壁上,提示其他三个人回拉,随后按住了手上的控制器按键。
    四个人捂住耳朵里面连忙蹲下去,一声轰响,溅出的石坟迸了几个人一身。
    四个人站站起来抖了抖手上的砂砾石杂土,望着岩壁上豁然开朗发生的超级黑洞,心里不由自主觉得焦虑不安而激动。
    小猴子最是性情急躁,翻盘就需要入洞,却被徐道爷一把拉住。青眼有加的小猴子刚要换脸发病,只听靠近洞边往里望去的三爷回过头说: “徐道爷刚刚救了你一命,你需要钻进去死在哪里都不清楚。”
    三爷讲完顺手拾起一块石头,往里面一扔,很久都听不到叵声。许多人才懂得它是个洞中洞,在通向墓穴的水准洞边下还有一个竖直的暗洞。摸金校尉的人基本都是在晚上干活儿,稍不留神盲目跟风进洧便会摔出齑粉。
    小猴子脸一变,赶快谢过徐老练。
    徐老练都不对答,直接来到洞边往里看了看。然后,他从百宝赘物取下一炷檀香引燃,小心地递入。
    没有风进入的洞边,一根手指头大小的香就比如被一只手挥捏紧,一瞬间灭了。几个人相互之间看一下,都没讲话,内心密道此墓非同一般,进墓以后更要更加当心。
    固定不动好干金绳、挂好百练锁,四个人先后荡进水准的墓内。
    三爷打开手电筒,发觉里边的墓内挺直,四周墙壁全是用很大的石条垒砌,上边的纹路精美细致。这倒斗高手心里不由自主地觉得疑虑:金兵野狐岭一战铩羽而归,通天巫完颜阿海如果是临时性决策命丧在此,又怎能有时间和活力建造这般古墓?难道他早有打算,或是这座墓安葬的本质就并不是完颜阿海?后边的李野一拍他,提示他跟随徐老练和小猴子前行。他这才又稳了稳心魄,往里走着。
    离开了数分钟,一扇汉白玉石新手村拦下了几个人的去向。几个人看见墓门边的浮雕图案,内心也是一惊。
    新手村上雕塑着四个真人版尺寸并列站起的战士,一身盔甲神气十足,但是往肩上看去,却都直直地的沒有头部。而在他们手里平托的就是自身的脑壳,那四张脸并沒有凸显凶狠的脸孔,反而是一脸怪异的怪笑,正盯住面前的好多个盗墓者。
    这稀奇古怪的雕塑技术性过于真实,以致于令人发生了一种假象,真正地体验到这些人的双眼此刻已经眨眼睛。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学校的鬼事。

2021-9-9 14:41:49

短篇鬼故事

黑狗。

2021-9-10 14:41:4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