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吞之屋

你肯定有过这样的经验――
夜深人静,你躺在枕头上睡得好沉,连梦话都直接省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尿意来袭,逼使你不得不从温暖的被窝中抽身,然后半闭着眼睛在乌漆抹黑的家中直线朝厕所前进。
你大可以一边做梦一边打开房门穿过客厅,下意识留意中央的茶几而不踢疼自己的脚,在跨过门槛时提高脚掌以免拌了跤,然后你进到厕所,顺手将门带上,大拇指仿佛磁铁似的朝锁钮按下。
接着上完了厕所,你同样又能闭着眼晴循反方向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躺下来继续呼呼大睡。
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因为你相当熟悉自己的家。
可是你有没有这种经验,
虽然带着一天的疲倦回到家中,不过精神状况仍然清晰,平日无任何抽烟喝酒的习惯,更别提用药过量或是吸毒。然后你拖着脚步打开大门,穿过玄关走向客厅,接着准备再打开门进八自己的房间。
截至目前为止,你毫无任何所察。
直到你开门,发现门后是厕所。跨过门槛后门便自己关了起来,留你与镜子里的自己错愕对望。于是你埋怨自己真是累过头,在自己家里都会走错。然后开门,发现本该是客厅的外头,居然变成了家人的房间。
你歪头低喃,以为是自己眼花。然后再开门,发现自己竟来到与这房间完全反方向的厨房。随着疑惑越滚越大,你开关门穿梭的脚步也越来越急。
你好似陷入了某个噩梦,每一扇门后头,都像是乐透号码般充满了不可预测的变量。
于是你害怕,你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你才发现,你已经无法凭着自己对家中方位的认识走到大门……
现在,这里有一家人,陷入了这样的情况。
小蓁不喜欢这个家。
因为她从来没住过或见过哪间大房子,一打开大门就是一条深深的长廊,仿佛外面租给学生的密集式套房般,无论是要进厨房或客厅,都还得特地开门进入,而且厨房与客厅虽然在同一侧,却不采取连通的设计,竟特地垒起一面墙再开一扇门。不仅如此,一楼并排的三间房间除了房门外,也都与隔壁的房间又开一扇门连接,倘若不锁起来,那房间根本失去了隐密性。
“为什么这栋房子门这么多,”当初要搬进来的时候,小蓁就尖锐地质问着她的继父。
“啊……这个是风水师的建议啦。”陈富一好声好气地安抚着。
“小蓁,这房子很大很好啊。”于是妈妈赶紧用那不太流利的中文打圆场,她并不是台湾人。她是越南人,很久以前她被人贩卖到台湾,与一名退伍老兵结婚,并生育了两个孩子,几年前老兵患肺癌去世了,在她贫困潦倒的时候遇到了陈富一,两人相爱并结为了夫妻。
“风水师的建议?什么建议需要到处都是门,随便走动都要开开关关,就连二楼的格局也是一样,”小蓁一向不太喜欢这个继父,所以说话也很刻薄。
“因为师父说,我名字缺门,所以要多做几扇……“陈富一搔搔小平头,富态的脸颊有些发窘。正如他所说,风水师确实是这么建议他的,“陈富一”必须要许多门来配合,才能变成“陈富闩”,才能将财富给守住,这也是为什么这栋房子要把格局设计成这样子的原因。
“就为了这蠢原因?”小蓁没好气地翻了白眼。
“喂,我要这一问。”这时哥哥忠佑的声线传来,才刚转头望去,就看见他后脚跨进中间的本来小蓁想住的房间,房门碰的一声关起。
后来尽管小蓁极力反抗,终究还是在这里住下了,因为她是学生,需要家里帮助,同时也不愿意自己母亲太为难。但她打从心底对一个人感到不满,那个人就是她的哥哥――忠佑。
忠佑不喜欢小蓁直肠子通到底,小蓁讨厌忠佑身为长子却不上进,老闷着一张脸,只有在家里才敢对人大吼大叫,在外面就像被设定成静音,个性怪里怪气。他们俩人的不合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而且似乎有越长大越严重的倾向,往往吵得快将屋顶给掀掉,就连妈妈也当不了和事佬。只要他们两个一言不合,接踵而来的一定是鸡飞狗跳,所以对小蓁来说,只要忠佑不在家,她就会感到无比开心。
今天下午其他人都不在家,小蓁打算好好享受一个不受打搅的午觉。但好像只睡了一秒钟的光景,小蓁就被一阵摇晃给唤醒了。她半睁着迷蒙的双眼,望着天花板的吊灯轻轻摆荡,一时间还意会不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接着她缓缓坐起,望向墙上的钟,时刻已经将近下午五点。
她发现窗外的黄昏色调似乎有些诡谲,然而她并没有多加留意,只感觉到自己有些口干舌燥,想去厨房倒点水来喝。于是她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打开房门,就在这个时候,突兀的景色映八眼帘,她发现自己竟然走到了忠佑的房间里。www.guipp.com
“咦?”小蓁一愣,呆立在原地一两秒,这才想起来自己与哥哥的房间也有一扇可以互通的门,原来自己实在是睡昏头,居然开到这扇了。
下一刻她取笑着自己一边打开哥哥的房门,准备穿越走廊到厨房去,没想到这次门一开,她居然直接来到了客厅。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人鬼情为什么未了。

2021-9-9 13:46:16

灵异事件

鬼说要离开我家。

2021-9-13 14:03:1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